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魔妃无霜 > 655、血符
    第七天的时候,大家的伤势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耗损的灵力也得到了补充,下面的血水也已经降得只有薄薄那么一层了。

    只不过,众人随身带的储备粮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更主要的是好几人身体里原本已经稳定下来的绿毒又卷土重来,并且来势汹汹,让所有中毒者都不寒而栗,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找到龙涎花的那一天。

    “这还得等几天?”乌大师一脚踹了块石头下去。

    众人看着那碗口大的石头落进血水之中连个血花儿都没能溅起,就被融得连渣也不剩了,一个个除了苦笑,就只剩下苦笑了。

    楚老瞥了他一眼:“怎么,有忍耐不住了?”

    乌大师有些尴尬的摇头:“大师,没有,我这是着急而已,随便问问而已……”

    楚老扫了一眼四周,看到大家的眼神都聚集在这边,其中不少人眼中都有着与乌大师同样的着急。他平静的取出了之前自己留下的那些解药,大大方方的放在面前的石头上:“若真有人撑不下去了,那就优先给他们用药。”

    众人脸色大变,不少人都喊了出来:“大师!”

    “老师!”

    “老族公!”

    现在毒蔓延最厉害的人,不是他们中受伤最重的,就是他中实力相对最差的晚辈,若这样的珍贵的解药用在他们身上,那……那……就眼前的形势来看,那岂不是浪费?

    终究现在这个时候,不是人情道义的时候,讲的是大家的共同利益,自然要保证最强战斗力才行。

    “是不是嫌少,让我把无霜手上的药也取来?”朱灵侯不急不忙的,也插了一句。

    众人更加没有人应他的话,一个劲的都劝着楚老把解药收回去。

    楚老没收,指了指解药:“话我说出来了,药也就在这儿,若是都坚持下去了,自然用不着。若是忍不住了,该用,还得用。”

    面对着楚老的坚定,众人没有人再敢说什么。

    乌大师不敢对楚老说话不礼貌,转身冲着朱灵侯道:“着急上火,人之常情而已,你架秧子点火做什么。”

    “这是能急得来的事吗?”朱灵侯也不紧不慢地道,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乌大师,挑着眉问:“还是你觉得,我们应该有更好的办法脱险?”

    乌大师如同被针扎了一般,直接跳了起来,“朱灵侯,你我认得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是性子急,但吐口唾沫就是钉,应下大师与你们一起携手合作,就没想再背后动什么心思儿,但你也别说话夹枪带棒的无事找茬。”

    说着,他也不客气的指了指最角落里的那个山洞:“我们可没有猜夜姑娘和鹰翼那小子背着我们打什么脱险的办法。她要走,肯定不会丢下你的。倒是你……是不是夜姑娘把你给排斥在外了,你心里不舒服,故意拿我的错话,来撒个气。”

    夜姑娘那天也不知道跟鹰翼那小子私下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直接把鹰翼挪到了旁边的山洞里去了,连她自个儿也跟着去了。一连七天,除了那只黑鹅进进出出外,夜姑娘和鹰翼都没有再出来过。

    呃,对于这件事儿,他们都没怎么在意过。

    不说他们之间已经有了契约,就夜姑娘的人品,也不可能丢下朱灵侯还有铃花不顾,独自带着鹰翼逃走的。

    再说,外头那些灵兽们还都躺着呢,抬眼就看得到。

    至于夜姑娘和鹰翼之间是个什么关系,会不会发生什么什么的,他们没想八卦,也不好奇,更不觉得意外。

    他伸手在朱灵侯的肩头上拍了两下,不由得又故意说了句气话:“老家伙,姑娘大的,有些事儿你管不了那么多,就不如松松手。哎,要说鹰翼那小子长得也不错,对夜姑娘倒也豁得出去,夜姑娘怜惜他一二,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啊……”

    “你……”朱灵侯炸了毛,直接跳了起来,抬手就打了过去:“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家丫头是那种人吗??你也不想想看,当初她身边跟着的那四个家伙……”

    一想到九幽他们,朱灵侯心里也有些酸酸的。

    那个时候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四个为了无霜去自我牺牲。哪怕最后无霜强行制止,可谁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四个如何了。

    无霜现在一心想要找到他们,他是支持的。

    “别气别气。”乌大师避开他的拳头,哥俩好一般又揽住他的肩:“夜姑娘现在是部落之长,又是一方霸主,你还怕她吃亏了?”

    他瞅到了端水送到楚老面前的楚璋才,心里不由得又觉得吃了亏,要说他们这边也有几个年轻的长得不错,要俊美有俊美,要魁伟有魁伟的,夜姑娘怎么就瞧不上呢,等会儿,他不要找那几个人,好好说道说道。

    朱灵侯听到他前面夸无霜,心里舒服了些,但后面,又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少动那样的念头来胡猜我家丫头。”

    无霜和鹰翼几天来,都不露面,肯定是在忙什么,并且不想他们知道而已。

    哎,被瞒着的滋味,真不好受啊。

    小石洞里,看着鹰翼最后一笔收住,身上的灵力瞬间消散一空,无霜马上上前,一把扶住,动作敏捷地着往他嘴里灌了一瓶补血的灵药,才满是抱怨地道:“我之前就说了,你身体还没好,不要这么逞强的。”

    当初,知道之后,她是因鹰翼对也暗渊的一些描述,以及现在夜魔妃成出不穷的阴狠手段有些不安,但对于鹰翼提出,马上动手阻断制符还是不赞成的。

    可是鹰翼却非常的坚持。

    他说,这事本是他们鹰宫守备不严而导致的后果,自然该由他这个少主来收拾烂摊子。再说,既然猜到了,那就早一日动手,也省得夜魔妃听到风声,再有防备,以免夜长梦多。

    她再三让鹰翼保持,确定制这符不会对他的伤势造成大影响,才松的口。

    可是鹰翼开始动手之后,她才知道,制符最重要的东西,竟然是鹰翼的血。

    鹰翼本就是受伤最重的人,又强行取血只怕对他现在的状况会更加不利。不过,一切已经开始,她没办法,也不敢喊停,只能在旁边守着,以防万一。

    还好……看似还没有出异状。

    鹰翼的脸色苍白如雪,他抹掉嘴角边的药液后,就爬在无霜常用的小木桌上避开无霜关切的眼神,闻着那熟悉的木香,倒觉得自己精神大好。他保险的又爬了一会儿,确定缓过了劲儿,才把画好的七个血符一次性激活,推到无霜面前。

    “由我动手?这不好吧!”无霜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去接血符。鹰翼愿意告诉她关际暗渊的事,已经是透露鹰宫的隐秘了,她怎么能装成若无其事,再从鹰翼这里得知封印的手法。

    “你动手比我好,成功的几率更大。”鹰翼说着,伸手又沾了一些桌上的药碗里的汁水,画出一张图:“这七个位置,你记清楚。只要按先后顺序都打入她的魂魄的七个位置里,就可以了。”

    他们鹰宫镇守暗渊那么多年,自然有对付那诡魅力量的手段。

    若一切的源头是由他而起的,那就由他阻断,绝不会让夜魔妃有机会伤到无霜。

    “可是……”无霜还是推迟。

    “没有可是,一是情非得已,二是我相信你。”鹰翼挤出一个笑容:“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再说,若是不成功,那些秘密留着也没有用。”

    见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无霜拒绝不了,把七个血符全部接了过来,“你放心,我把顺序和位置都记住了。”

    鹰翼笑着,手指飞点,原本桌上他画出来的几张图都无火自燃,最后消逝一空,连一点点的灰烬也没有留下来。弄完后,他扶着墙慢慢的站起身:“都七天没动了,我出去晒晒太阳,省得身上长了蘑菇……”

    虽然他想一直与无霜呆在一起,但他不乐意让旁人用异样的眼神来看无霜,用某些不好的想法去猜测他们的关系,从而对无霜造成压力。

    他愿意陪着她,伴着她,等着她慢慢走出心结,然后,看到他!

    无霜收好血符,见鹰翼摇摇晃晃的,就上前扶着他的胳膊,带他出了洞口。洞口的灵阵刚消失,朱灵侯第一时间发现了,用他最快的速度跳了过来:“丫头,你……”要不是看到鹰翼的脸色,他差点儿就故意直接撞上去了。

    啧,这鹰翼好像是……被人吸干了精气一般,倒是无霜,还是跟之前一个模样,除了紧张了点儿。

    难道是无霜把人给……

    等等,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天穿的那件,无霜衣服上的血以及胳膊上的一些血印子都还在,哪里像是鬼滚过的。

    呸呸呸,他一定是听乌老头子的废话听多了,才会胡思乱想的。

    他回头狠狠瞪了一眼乌大师,伸手把鹰翼从无霜手里接了过来,问道:“怎么样?”

    “很顺利。”鹰翼借势也靠在他的肩上:“加以时日,我的实力就会恢复的,并且只怕还有大机缘。”

    无霜怔了下,没有戳穿他的谎言。

    她清楚,这是最好的一个解释。鹰翼服药强行提升实力,造成的降阶损伤人尽皆知,而自己与他一起避开旁人呆了七天,对外总要一个解释的,才能让夜魔妃不起疑。

    倒不是她信不过这里的所有人,而是……夜魔妃终究与她一样,是个召唤者,而且又多了那些鬼魅的分魂分段,谁也不知道她藏在何处,又有没有监视着他们。

    “那就好,那就好。”朱灵侯大力地拍着鹰翼的肩膀,见他被拍得差点儿摔出去,才心虚的放轻了力道,扶着他在旁边的平石上坐下:“这后面的路,你就跟着我,我会护你平安的。”

    “谢谢大师。”鹰翼笑着,满口应下,眯起身就靠在朱灵侯的身上晒起太阳来。

    无霜见他神色安逸,也没有打扰他,跳过去与楚老说了这七天的状况,又踩着小黑鹅下去看了看血水的状况。

    回来的时候她一脸的沉重,对楚老道:“这个地方是三头巨蛇的守着的,肯定是它守着的原因。以前有它的气息在,其它的灵蛇兽不敢靠近。等到这蛇血一退,只怕其它灵蛇兽对这里的畏惧也就随之而消失了,很多灵蛇兽都会闻风而来,我们的时间,不多。”

    楚老脸上表情没有变化,看向她的眼神却要柔和了许多,“我与你想的,也是一样……”

    他们都想着有无霜和无霜的黑鹅在这里镇着,其它的灵蛇兽连三头巨蛇都打法这,肯定不会过来找麻烦。但三头巨蛇不在了,其它的灵蛇兽怎么会不来占这天地至宝?

    就算那些灵蛇兽不如三头巨蛇,但他们现在这状况不符合再来一场激战,并且坚持下去,又能再坚持多久,很多人身上的毒蔓延的速度,只怕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那依大师之见呢?”无霜很虚心地问道。

    她之所以先来跟楚老说,也是不想在没有确定之前给其它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而且楚老也早早想到了这点,只怕比她考虑得要更周全。

    楚老摇头:“夜姑娘,我的意见就是听你的。”见无霜微拧眉头,要解释,他摆手阻止:“不是我故意示弱,或者另有想法什么的,而是我相信它们。”

    无霜看他伸了指自己身边的小黑鹅和蓝眼,马上就明白了过来:“你是说,灵兽之间的直觉?”

    楚老点头:“若这里有宝,它们现在没有任何的反应,那肯定这里是有禁忌在,阻止了它们的感知。若是蛇血消失,能引来其它的灵蛇兽的话,那……它们只会更先知道。”

    只是不知道那宝,是不是龙涎花。

    若真是龙涎花,他们在其它灵蛇兽来之前采到,并且服下,并且还有时间离开这个地方的可能性。

    但事到如今即使可能性不大,他们也只能赌一赌了。

    无霜明白了他的意思,慎重的点头:“那蛇血耗尽的时候就是个关键,看来,从现在起,我们就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盯着下面的状况,以防万一。”

    终究,谁也不知道蛇血什么时候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