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玄天后 > 十八、六宫琐事(中)
    马佳宫女忙帮着解释,“福晋您不知道宫里头的规矩,一应嫔妃,或者是福晋入宫,所有的东西都是归着掌事嬷嬷管着的,倒不是她管得严,的确规矩如此。”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原来是自己的嫁妆自己个还没有完全的支配权,还要管事嬷嬷来定夺,“那我一定要用呢?”

    “这就是看福晋的权威如何了,”马佳宫女笑道,“福晋若是能够让章嬷嬷愿意拿出来,自然是成的。”

    金秀微微沉思,随即吩咐福子,“不拘多少,先拿来,你告诉嬷嬷,我人情在这里,不给不合适,舒妃娘娘昔日也多多照顾我。这话说给她听!”

    福子下去了,金秀对着马佳宫女笑道,“反正也没有把你当做外人,什么话儿也当着你面来说了。”

    过了一会,福子又进来,“嬷嬷给了二十两。”

    金秀笑道,“这个章嬷嬷!倒是有些做生意的意思在里头,我问她拿五十两,她就给我二十两,还和我讨价还价呢!”她对着马佳宫女笑道,“你先拿着,不必着急,我还有法子。”

    金秀吩咐福子,让福子叫小叶子进来,“你明个出宫去,能出宫吧?找南铜锣巷一家叫做‘交通商行’的铺子,问里头的活计,问他们侯老爷来信了没有,若是再不来信,你就告诉他,以后都不必来了!我这里正要办事儿呢,他倒是好,缅甸回来都4大半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小叶子心领神会,自家福晋这是要问侯艳年拿银子了,他心想,只要是侯艳年有了出息进来,自己那个银子的补贴,不就是万事大吉,都回来了?侯胖子出手是最阔绰的,到时候自己的亏空不仅都补了回去,只怕还有的多。所以这时候他也要为主子分忧,“福晋,”他朝着金秀挤眉弄眼,“您忘了,奴才帮着主子,还管着一笔银子呢。”

    金秀点点头,“那就先拿出来,”她大方的说道,“阿哥是不会有意见的。”

    马佳宫女十分感激,“福晋倒是不必如此,若是为了这样的小事儿,让十二阿哥难为就不必了。”

    她还怕金秀是打肿脸充胖子,金秀笑道,“不会,十二阿哥的银子,就是我的银子,这是他吩咐的,让我来管着。”

    金秀叫小巧奉茶,又留着马佳宫女说了一会话,宫里头的事儿,小叶子和福子这些小太监小宫女到底是等级太低了,很多事儿不知道,而十二阿哥永基乃是主子,很多事情主子们不知道,也不屑知道,而马佳宫女是永寿宫的掌事宫女,上情下况都非常的清楚,对着六宫的事儿也明白。

    金秀问起嫔妃的事儿来,“妃位是四个,舒妃主子算是资格最老的,豫妃和颖妃都是后头入宫的,两个人都是蒙古出身,而且不是和福晋一样是在京的蒙古旗,而是直接从科尔沁还有漠北蒙古选进来的,宫里头的人都知道,这是万岁爷之前为了平定达瓦齐要用蒙古的兵,这才刻意拉拢的,特别是豫妃,入宫的时候,就已经是二十八岁了。”

    这可不是一个入宫的年龄,就算是后世之中,这个年纪也是该成婚的年纪了,而如今的选秀出来的八旗秀女,年岁和金秀都是差不多,十五六岁的年纪,当然,这个年纪也是太早了,但豫妃这个年纪,又是太大了些。

    “豫妃一入宫就是先封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规矩,大家伙都以为是什么神仙妃子,可到了见面的时候也不竟然,只是脾气尚好,温和的很,不得宠,万岁爷对着也不过尔尔,但没多久,就马上封妃了。”

    马佳宫女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继续说下去,“素来六宫之中,嫔是一个关键的位份,嫔就是一宫主位,可以料理本宫内的事儿,也可以管辖下面跟着自己住的贵人常在答应等等,素来到了这个位置就极难再往上升了,要想再封妃,不过特别得宠的,就是诞下子嗣,这两样一定要有,不然的话,万岁爷是不会封妃的。”

    可豫妃这两样什么都没有,既不得宠,也没有子嗣——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过子嗣,可偏生就是她这个人,在颖妃之后,也迅速的封妃了,颖妃为人娇俏,皇帝很是喜爱,封妃是正常的,可豫妃为人颇为木讷,除了温柔之外没有什么特长了,特别是站在皇帝身边,踩着花盆底甚至比皇帝还高半个头,这样的人一下子骤然封妃,可就是一下子六宫轰动起来了。

    “万岁爷若是不这么做,大家伙也不会猜什么,只是这样的偏爱,又没有缘由,大家伙就不免朝着外头去找了。这才找到了由头。”

    至于颖妃,是有宠爱的,另外家世也好,再加上抚养过五公主,也算是有子嗣,所以经年累月的进封之后,才封了妃。

    “这倒是有机缘,”金秀笑道,“寻常嫔妃都是靠恩宠,靠子嗣,豫妃倒是靠家世,而且还是靠的是母家军事上的出力,寻常人是羡慕不来的。”

    “谁说不是呢!”

    “今日拜见,没有见到容妃,这位容妃,又是什么人?”

    说起了容妃,马佳宫女警惕的左右看了看,看到殿内的确没有旁人,“这位容妃,可真是厉害人物!”

    “什么厉害?”

    “漂亮极了!”马佳宫女给了一个很高的评价,要知道这个评价在后宫之人的水平来说,是非常非常高的,后宫之中美女是不缺的,“像是玫瑰花,又香又有刺!”

    马佳宫女似乎也说不出有关于她容貌的特别之处来,“奴婢也不懂什么,但总觉得看上去容妃娘娘和咱们宫里头其余的娘娘都不一样,说不上来!”

    “那这位容妃娘娘是最得宠的了?”

    “是,说起来,这位容妃娘娘,可是什么都没有了!什么子嗣,什么家世,什么都没有,就靠着万岁爷的宠爱,头一年十一月入宫封容贵人,三月份封嫔,六月就封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