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837、外来物种入侵?
    东山镇小学门口,见路边众人议论纷纷,饶校长有些焦急。

    这一天之内出现这么多怪事,尤其是数人被蛇咬伤,这不免让饶校长有些警惕。

    毕竟东山镇小学生源众多,要是学校孩子被蛇咬伤,做校长的难免会心疼。

    本着负责任的态度,饶校长还是与众人打听道:“你们这些都是从哪听来的?消息准确吗?”

    “准确吧,中心卫生所今天就收治了好几个被蛇咬伤的。”

    “对呀,上午我在路边走,还发树边盘着一条蛇呢,差点把我给吓死。”

    “对呀,这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感觉我们这边的野生蛇类突然增多,有些胆大的,已经开始去公园附近抓蛇了。”

    “是东山镇中心公园附近吗?”顾晨问。

    一名高瘦的中年人点点头:“对呀,东山镇中心公园一直沿河而建,背靠山脉,可能那些蛇都是从山里下来的吧?”

    “难道是气候反常?还是说生态遭到破坏?”卢薇薇若有所思,也是不明觉厉道:“可是,我感觉这江南市的天气一切正常啊,那这些蛇怎么会突然出没呢?”

    王警官灵光一闪,赶紧追问众人道:“这附近有没有养蛇场?会不会是从养蛇场里跑出来的?”

    “没有啊,我们东山镇根本就没听说有什么养蛇场的,闻所未闻。”一名白发老大爷说。

    “那就奇怪了。”饶校长叉着腰,左右寻思一番后,也是不明觉厉的看向顾晨。

    顾晨则是在短暂思考之后,问那名白发老大爷:“刚才那位大妈被咬伤的地点,你们还知道在哪吗?”

    “知道,就在公园小河边。”白发老大爷说。

    顾晨伸手道:“那能带我过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见警察要去一探究竟,没事做的老大爷倒是个热心肠,主动给顾晨带路。

    也是见顾晨没有离开东山镇返回市区的意思,美女教导主任赶紧道:“顾警官,那你们不回市区了?”

    “暂时不回去了。”顾晨边走边说。

    女教导主任又问:“那会不会耽误你们工作?”

    顾晨摇头:“老百姓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们,这也是我们警察的工作。”

    “哦哦,那倒是。”女教导主任也想跟着去看看,可无奈手里还有工作,只能站在校门口与顾晨道别:“那顾警官,下次再来啊。”

    见顾晨、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背影越走越远,女教导主任这才长叹一声,嘴里念念碎的往校园走去:“顾晨,单身,还是刑侦组组长?还这么年轻?”

    “你在嘀咕什么呢?”一旁的饶校长问。

    女教导主任这才啊道:“没……没什么,就感觉这现在的警察录用标准,对颜值都要求这么高的吗?”

    “是啊,你看那两个小女警长得多漂亮,感觉应该是选美进入警队的吧。”饶校长也是双手负背,边走边回味。

    跟在后头的女教导主任顿时一呆,心说你跟我在对颜值的看法上,是在同一条直线上吗?

    不过想想也是,女教导主任也见过不少警察,可今天的刑侦三组,让她对警察的形象方面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估计这刑侦三组的颜值,应该吊打大多数同行吧?

    另一边,顾晨跟随着老大爷,一路来到东山镇中心公园外围。

    此时此刻,几名老大爷正围在一起闲聊着什么,带路大老爷赶紧上前几步,也是凑过去一探究竟。

    “哟,你们又逮着蛇了?”

    “可不是吗?这条蛇刚刚还把人给咬伤了。”

    “又咬伤人了?刚才不是才咬伤一个吗?”

    “这就不知道了,反正啊,今天的怪事特别多,公园附近到处都是,建议啊,这些天少来这里瞎逛了,尤其是这密集的花丛小道,指不定里面就有蛇出没呢。”

    见几名老大爷相谈甚欢,似乎蛇出没,对大家根本没啥影响。

    倒是其中一位老大爷手中的花蛇,看上去可以拿回家泡酒喝,因此才兴奋不已。

    卢薇薇凑上前问:“大爷,您这蛇有毒吗?”

    “这蛇呀,没毒。”老大爷也是扬在手中炫耀一番。

    而此时此刻,顾晨却发现不远处,一名中年人正在给一位老太太做着伤口处理,于是顾晨赶紧走上前了解情况。

    只见中年人一边安抚害怕的老太太,一边熟练的处理伤口。

    “阿姨啊,这被蛇咬伤以后呢,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结扎、清洗和排毒。”

    “结扎?”老太太听着这两字,感觉心里瘆得慌。

    中年男子扶了扶眼镜,这才笑笑说道:“我说的结扎不是你想的那种,是指在被蛇咬伤之后,迅速在伤口上方超过1个关节处结扎,最好在5分钟以内完成。”

    “但结扎时间不能超过2个小时,超过2个小时的,应该松开5分钟以后,再次结扎。”

    “哦哦。”老太太有点怕死,也是赶紧认真聆听,又问:“那这伤口怎么处理啊?”

    “清洗啊。”中年男子身边有个小药箱,里面各种药品似乎应有尽有。

    他看着老太太又道:“这种清洗,是指在结扎以后用清水、肥皂水或冷盐水清洗伤口。”

    “但如果是被毒蛇咬伤的话,也要注意排毒,就是指在清洗以后挑破伤口,并在伤口周围挑破多处,然后从上向下,向伤口方向挤压20分钟,使毒液排出。”

    见老太太瘆得慌,中年男子顿时笑孜孜道:“不过您不用害怕,咬伤您的那条蛇,没毒。”

    “这还好是没毒,那要是有毒该怎么办?”袁莎莎情不自禁的走上前问。

    见身边有人提问,中年男子并没有抬头观望,也是继续给老太太清理伤口,只是随口一说:

    “这要是被毒蛇咬伤,那只能在现场简单处理,处理以后应该迅速将患者送往医院,最好能记下毒蛇的品种。”

    “你懂得还挺多。”顾晨听闻中年男子的说辞,感觉这人还挺专业的。

    中年男子简单给老太太处理下伤口后,这才站起身道:“好了,一般是没事,如果你感觉不放心,还可以去药店买点药自己擦一擦,问题不大。”

    “谢谢你了。”老太太非常感激,在另一名老太太的搀扶下,这才勉强站起身,活动一下全身筋骨。

    此时此刻,中年男子将小药箱收好,转身这才看见身边站着四名警察,以及一群看热闹的老大爷。

    “哟?警察同志?”

    “你好。”顾晨对他微微点头,问道:“你是这里的医生?”

    “不是。”男子笑着扶了扶眼镜,这才说道:“我是江南市医学院附属医院麻醉科的一名主治医生,今天正好休假结束,准备回市里上班。”

    “可在这里等车的时候,听到有人被蛇咬伤,所以就过来看看。”

    “那还真是多亏你在啊。”袁莎莎也是不由竖起大拇指。

    中年男医生挠挠后脑,也是不好意思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举手之劳,只不过,今天听说被蛇咬伤的人还不止一个呢。”

    “对。”给顾晨带路的老大爷闻言,这才赶紧又道:“就在之前,还有一个人被咬伤呢,刚送去中心卫生所不久。”

    “那就奇怪了。”中年男医生皱皱眉,也是不明觉厉道:“我在东山镇住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一天之内,有这么多人被蛇咬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晨扭头问身边的几名旁观者:“被蛇咬伤的人,是不是都曾在这一带出没过?”

    “对呀,就沿着这条河两侧,好像还挺多了。”一名看热闹的老大爷说。

    顾晨微微点头,这才对着身边王警官,卢薇薇和袁莎莎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几人沿着台阶一直往下走,准备沿着河道一侧去往山林方向,看看这里到底什么情况。

    可就在顾晨带队走在最前头,扭头一瞧时却发现,卢薇薇已经落在最后边很长的距离,这让顾晨有些疑惑。

    平时不管去哪,卢薇薇永远都是跟在自己身后,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顾晨没犹豫,直接问卢薇薇:“卢师姐,快跟上啊。”

    “哦。”卢薇薇左右看看,这才小心谨慎的加快脚步,直接追到了顾晨身后。

    “你今天是怎么了?”顾晨一时觉得好奇。

    卢薇薇脸红道:“我……我怕蛇。”

    “你怕蛇?”王警官闻言,顿时哈哈大笑:“我说卢薇薇,你这么一个猛女,你竟然怕蛇?哈哈,你可别把我给笑死。”

    “有什么好笑的?”卢薇薇见老王同志幸灾乐祸,也是不由分说道:“我从小就怕那种光溜溜的生物,什么蛇呀黄鳝呀,感觉抓又抓不住,还容易咬人,我……我就特别害怕这种东西。”

    “那你吃的时候也没见你害怕啊。”王警官说。

    卢薇薇黛眉微蹙:“可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吃蛇呀黄鳝之类的?没有吧?”

    王警官托腮思考,这才不由分说道:“好像是没有,可人家小袁都不怕,你凭什么怕呀?”

    “小袁不怕蛇吗?”卢薇薇弱弱的问。

    袁莎莎摇头:“不怕呀。”

    “好吧。”卢薇薇一时很尴尬。

    平时做猛女惯了,天不怕地不怕,现在却成为小组中最怕蛇的人,卢薇薇瞬间感觉自己弱爆了。

    最起码成了小组中的弱鸡存在,卢薇薇一脸羞愧,不由撇起了小嘴。

    顾晨笑笑说道:“没关系,卢师姐要是觉得害怕,就跟在我后面,注意脚下左右两边的情况,蛇有时候就藏在草丛里,你要是打扰到它,它可能会咬你。”

    “呃,好……好吧。”卢薇薇闻言,顿时更加紧张了。

    原本想说自己要不就不去了,可毕竟是集体行动,这次要是不敢去,没准要被老王同志嘲笑好几个月了。

    这关乎到自己的尊严问题,于是卢薇薇赶紧走到一棵小树旁,折下一根一米长左右的枝条,这才道:“走吧。”

    “好。”顾晨微微点头,继续走在最前排。

    期间,大家仔细留意周围的动向。

    东山镇中心公园是沿河而建的,河流源头在附近山上的一座小水库。

    但顾晨并没有想来这抓蛇,而是要了解一下这边的具体情况,是否跟大家所说的一致。

    犹豫公园河道两侧的草坪很少打理,因此也是杂草丛生,草木最高有半米多高。

    在这种环境中,是很有可能隐藏蛇类。

    “快看。”走了小半里路,机警的卢薇薇,很快发现河岸边盘着一条小青蛇。

    小青蛇挡在路面前,也是发现了人类接近。

    四人一蛇面面相觑,双方都停止了动作。

    小青蛇见状,也是吐了吐舌头,这才赶紧从岸边“噗通”一声跳入水中,随后沿着河流游向对岸。

    卢薇薇见状,赶紧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如释重负道:“还好是发现的早,果然到处是蛇。”

    “这地方太奇怪了。”顾晨也是摇了摇脑袋,若有所思道:“按理来说,这里应该没有足够吸引蛇类聚集的食物吧?可为什么这些蛇会突然之间出现在东山镇?还咬伤这么多人?”

    “鬼知道怎么回事?”王警官叉着腰,也是左右观察。

    可此时,他却发现不远处的河流中,一艘小木舟正顺流而下。

    王警官这才赶紧拍拍顾晨,指着前方小舟。

    所有人瞩目远眺,直到小木舟划到大家面前,顾晨这才发现是一名中年男子。

    他戴着一顶草帽,穿上架着几支钓鱼竿,于是顾晨问他:“您是在这钓鱼吗?”

    “是啊,就在这河里钓钓鱼什么的。”中年男子说。

    “那你有没有发现周边有蛇类的踪迹?”顾晨又问。

    草帽中年男子笑笑,这才从小木舟里,捡起几条已经开膛破肚的小蛇问:“你说的是这个吗?”

    “咦。”卢薇薇一阵恶心,赶紧躲在顾晨身后。

    顾晨则是笑笑说道:“原来你已经预见了?”

    “是啊,是挺奇怪的。”草帽男子摘去草帽,也是不由吐槽道:“说来也奇怪,我在河中央钓鱼,可这些不知道从哪来的蛇,直接沿着我的钓鱼竿爬了上来,差点没把我吓死。”

    “好早我船上有刀具,这才把这几条爬上来的小蛇给剁了。”

    “那你还是厉害啊。”王警官不由吐槽说。

    草帽中年男子笑笑说道:“厉害个屁啊,我是来钓鱼的,结果鱼没钓着,倒是许多蛇沿着钓鱼竿爬上来,换你你不害怕呀?这地方以前可没这种情况。”

    顾晨对环境左右观察一番,这才又问垂钓者:“大哥,您是东山镇人吗?”

    “对呀,土生土长的东山镇本地人,怎么了?”中年男子问。

    顾晨笑笑说道:“那你觉得,这些蛇是本地的吗?毕竟您经常在这一带垂钓,应该会比较清楚吧?”

    中年男子摇头回道:“肯定不是本地蛇,这东山镇的蛇我以前也见过几条,压根和现在这几条蛇不是一个品种啊,就感觉这蛇不是本地的呀。”

    “不是本地的?难道是外来物种入侵?”王警官忽然想多了,随口一说。

    卢薇薇则是不由调侃的道:“这也算外来物种?那你也太小看外来物种了,最多是外地物种。”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中年草帽男子用力划桨,这才将小木舟靠岸。

    在顾晨和王警官的帮助下,男子登上岸边,将绳索固定在岸边一棵小树上,这才将渔篓中的一条活蛇拿出。

    可这却把卢薇薇吓了一跳,卢薇薇直接吓得尖叫一声,赶紧躲在顾晨身后:“这……这怎么还一条活的呀?”

    “哈哈,原来女警官怕蛇呀?”中年男子也是幸灾乐祸,赶紧将手中花蛇移开一段距离,又道:“没关系的,这蛇……没毒。”

    “没毒我也怕呀,光溜溜的怪吓人的。”

    卢薇薇只敢从顾晨肩膀位置探出半个脑袋,吓得有些花容失色。

    王警官则是上前一步,架住男子手腕,仔细观察着这条花蛇。

    只见花蛇头部被男子紧紧掐住,而蛇尾却将男子的手臂牢牢缠住,王警官不由吐槽道:“这条蛇应该能买个好价钱,比我看到的刚才那几条青蛇要大许多啊。”

    “是啊,所以我准备带回家泡酒呢,活蛇泡酒那才大补。”男子也是满脸欢喜,感觉今天即便没钓到鱼,那也是捡了个大便宜。

    卢薇薇从顾晨身后歪出脑袋,也是不由分说道:“那你可要小心点,我看有些视频,把活蛇和一些补品一起闷在透明酒缸里泡了很久,结果一打开酒缸盖子,那蛇都还是活的,还会咬人。”

    “嗯,那是挺吓人的,不过这种情况还是很少见,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中年男子说。

    卢薇薇黛眉微蹙,弱弱的问:“可是,每天在家里看着一条被闷死在酒缸中的活蛇,你不怕吗?”

    “哈哈。”男子见卢薇薇如此胆小,也是不由调侃道:“那倒不会,没什么好怕的。”

    “就感觉吧,东山镇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今天让我抓到几条送上门的小蛇,估计明天就能抓到大蛇,感觉我应该不要钓鱼了,约上几个好友,明天一起来抓蛇,也不知道能抓多少。”

    “可你就没想过,这蛇是从哪里来的吗?”顾晨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