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书香可人 > 第三百七十三章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亲!
    其实陈炳生也是骑虎难下。事到如今已经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了。

    先发声的陆安、苏奎、李占涛。到后来的王谦、安彦君。这五个人到现在都默不出声。很明显。这是一切都交给他的意思。

    如果他就这么直接认了道歉。那剩下的那五个人不会放过他的。估计他的工作生涯也就结束了。一个弄不好还会晚节不保。

    “造孽啊。”陈炳生叹气。网上汹涌的言论不断刺痛着他的眼。过去他只见过别人对他崇拜尊敬的眼神,什么时候被人这么骂过?

    哪怕是那次跟白加黑对上,网上形式也是一半对一半。

    而现在呢,身边只有这么几个猪队友。

    对面还是那种神一样的对手。这仗怎么打?

    花开两枝。

    另一边,王凯正在和赵瑾吃着午饭。

    “下午考现代文学。你可悠着点。别再弄出来事了。”说起王凯的惹事能力,赵瑾也是醉了,考个事都能弄出来热搜。

    “看情况吧,最近正好浅夏悠凉这个马甲风头正盛。不用可惜了。”王凯将盘中的肉夹到赵瑾的碗里。

    “还给我啊。人家是一到期末瘦三斤,我这都快胖三斤了。”赵瑾愁眉苦脸地看着碗里的肉肉。

    “有一种瘦叫你男朋友觉得你瘦。赶紧吃,一会考试了。”

    赵瑾瘪瘪嘴。苦大深仇般夹起那块肉,狠狠的咬了两下。那模样似乎把肉当成了某个人。

    “咦?这家伙还真是脸皮大则天下无敌啊。”拿着手机,王凯感叹道。

    “肿末了?”赵瑾鼓着脸问道。

    将手机递给赵瑾。王凯喝了口汤。“这位教授被架起来了。现在是进退两难,所以干脆不讲理了。啧啧啧,真够倒霉的。”

    赵瑾看着微博上陈炳生发的那句话。美眸一瞪。气鼓鼓的说道:“他怎么能这么无耻呢?他是教授哎。一个教授说出这么无耻的话这不是无赖吗?”

    王凯拿起纸巾擦擦嘴:“叫兽这东西,无赖是很正常的。要么能叫叫兽吗?没事。只要是兽打服了就好了。”

    顺手从赵瑾手中拿回手机编辑了一条微博。

    “不服?等着,我考完试咱们再继续。”

    赵瑾:......

    网上的网友们看到了这条微博笑破了肚皮。

    “哈哈。人家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对悠凉大来说,考试可比你重要多了。”

    “史上最狂考生。考完期末考试去怼教授。”

    “本科生:教授,你等我考完试再来怼你。”

    “笑死我了。考完试再回来。一个教授等着一个本科生考完试回来跟自己探讨汉赋。莫名喜感。”

    另一头,陈炳生看了这条微博只觉得满嘴苦涩。

    什么时候,他这个教授这么不值钱了?连一个本科生都能肆意挖苦,偏偏他还没办法。

    “造孽啊。”陈炳生哀叹。

    弘文学院内。

    王凯和赵瑾已经到了考场。

    刚进考场,里面的人就朝他行了注目礼。

    满脸的崇拜。

    而监考老师也换成了王勇。

    嗯,他们的现代文学的老师。

    王老师有点慌。

    作为一个文学系的教授。他也如江淮教授那样订了很多报纸。今天一早看报纸的时候了解到了这件事。

    当时的他还幸灾乐祸。

    直到听江淮教授说了前因后果以后,他才变得忐忑起来。

    娘咧。期末考试都能弄出来花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吓得王勇连忙去检查卷子。看到里面没什么问题之后才松了口气。

    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跟江淮不一样,江淮教授大小也是个副教授。而王勇只是个讲师啊。大学任课教师中等级最低的那种。

    讲师对应的作家是什么呢。是三线作家。作家中等级最低的那种。

    所以说他跟王凯之间的差距那是差了两个等级啊。

    所以他连忙跟学校商量,由他来进行监考。

    学校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刚开始王凯搞出这样的事学校是拒绝的。

    《零陵赋》不是赋,那岂不说我们学校教错了?

    但是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似乎,全国都是这么教的......

    法不责众啊。更何况我们学校的王凯可是提出了质疑啊。

    这要是质疑成功了,那我们学校岂不是成了认真教学,培养学生探索精神,鼓励学生独立思维的三好学校了?

    good。

    所以校方想明白以后,对这种事也没遮掩着,而是能搞多大弄多大。

    《冀州日报》、《冀省文刊》等所有跟弘文学院有关系的报纸媒体学校都联系了一个遍。

    仅一天时间,大大小小的报纸报导的全是这件事。

    但是呢,这种事有一个就够了。

    要是再弄出来一个,那可就是弄巧成拙了。

    其他学校对弘文学院肯定会产生怨恨。这不明摆着砸饭碗吗?

    考试铃声响起。

    王勇又仔细检查了下卷子。确定无误以后才发下去。

    而他本人转了一圈以后就直接站在王凯旁边哪也不去了。

    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王凯的卷子。

    王凯写完两道题抬头一看。

    好家伙,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正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弄得王凯一阵恶寒。

    “老师。你这样看着我我会有压力的。”王凯无奈的说道。

    “没事,有压力才会有动力。你继续。”王勇笑呵呵的说道。

    王凯摇了摇头,拿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期末考试赶走监考老师吧?

    下面的是简答题。

    王凯看向第一题。乐了。

    “葛文优先生的《麦收》这篇散文全文一共三千字。前两千七百字是描写麦收的情节和感悟。而后三百字内容相对模糊。请问这是为何?”

    这事葛文优还真跟王凯讲过。

    王凯二话不说开始答卷。

    “因为《京都》文刊当时跟他约的是一篇三千字的稿子。他写了两千七百字之后发现不够数,于是又加了三百。”

    看着这答案。王勇的脸直抽抽。

    说好的是对往后幸福日子的期盼呢?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亲!

    另一边,赵瑾也写了相同的答案。

    嗯,小妮子心里忐忑的很。

    好在这张卷子里就这么一道葛大师的题。否则王勇的脸都快僵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