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娘子天下第一 > 第二百五十八章心事多了
    柳之安前日扬言,柳大少敢动柳乘风叔侄四人一根毫毛,就将柳大少的腿给打折了。

    然而在柳乘风兄弟三人殷切的目光之中,自己三兄弟的屁股被训子棍抽的火辣辣的疼,爷爷柳之安也没能露面出来打压老爹这个黑恶势力。

    入夜,柳大少脸色怅然的从书房中走了出来,朝着青莲跟三公主的房间各去一趟,最终回到了齐韵的房中。

    齐韵刚刚沐浴梳洗完毕,脸上带着热气蒸腾之后的红晕,柳大少进门的时候齐韵刚刚和衣躺下。

    柳大少走到床边,从袖口取出了一个瓷瓶塞到了齐韵的手心之中。

    “这是为夫从赛老那里求来的独门金疮药,你去给承志敷上吧,别感染了。”

    齐韵轻轻坐了起来,没好气的瞪了夫君一眼。

    “明明心疼的不得了,还装什么严父,心疼儿子自己去给他敷药啊,妾身去敷药,除了让儿子心里怨恨你这位爹爹。”

    柳大少苦笑了两声,褪去外袍便钻进了已经被齐韵暖热的被窝之中。

    “怨恨为夫总比让他们走入歧途的好,打他们也是恨铁不成钢啊。”

    “他们去青楼或许只是喝些花酒,碰碰那些青楼姑娘的手腕什么的,想干些出格的举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正是如此,为夫才必须及时的遏制住他们的这种性子才行。”

    “为夫也是男人,理解男孩子的心理。”

    “万一哪天他们喝多了,脑子一热,干出点什么事情来对他们来说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去青楼为夫不反对,但是一定要等成年之后才行。”

    “小孩子就该干点小孩子的事情。”

    柳明志说完,微微侧身闭上了眼睛。

    “去吧,别痛的睡不着了,莲儿,嫣儿那边我已经送去了,你就不用再辛苦一趟了!”

    齐韵微微颔首,越过夫君披上了衣物,捧着一个罩着灯罩的烛火朝着儿子柳承志的房间走去。

    在三个小家伙倒吸冷气的声音中,柳大少的呼吸逐渐的变得均匀了起来。

    等齐韵回到房中之时,柳大少已经陷入了酣睡之中。

    齐韵将烛火放到桌案之上,走到床榻边轻轻地坐了下来,望着夫君睡梦中都眉头紧皱的模样,齐韵眼眸中的忧色不言而喻。

    抬手轻轻地放在夫君的脸颊上轻抚了两下,齐韵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傻夫君,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妾身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呢!”

    “不知不觉,你怎么就变成了这种心事重重的模样了呢?”

    柳大少不知道是否感受到了娘子的举动,砸吧着嘴梦呓了两下,翻个身继续熟睡了起来。

    齐韵见状,轻轻褪去了身上的外袍,蜷缩到了夫君的怀中找了个舒适的姿势闭上满是忧色的眼眸熟睡了起来。

    鸡叫声令柳大少熟睡的眼眸骤然睁开,望了一眼窗外已经有些残白的天色,柳大少缓缓抽出齐韵脖颈枕着的手腕翻身下了床。

    回头望了一眼熟睡的齐韵,柳大少动作轻盈的穿上了衣物,洗漱过后直接朝着书房走去。

    打开了桌案上的抽屉,柳明志小心翼翼的轻抚着自己亲自撰写的两本书册,出征戍边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

    天气眼看着一日一日的回暖,此刻再不动身赴北就来不及了。

    吹熄了书房的蜡烛,锁上房门,柳大少回房间望了一眼依旧没有醒来的齐韵,龙行虎步的朝着后院赶去。

    片刻之中,柳大少纵马扬鞭朝着皇宫的方向驰骋而去,今天的朝会便是自己辞行赴北的日子,自己必须早早赶去将该安排的事情早早的商定下来。

    听着院落中消失的马蹄声,齐韵明眸微微一睁,换了个姿势再次闭目熟睡了起来。

    夫君的心事越来越多了呢!

    “吁!”

    几盏茶的功夫,柳大少勒住马缰停在了宫门前。

    此刻宫门已经大开,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官员朝着宫门中走去。

    守门的不再是老贾,想来应该是听了柳大少的话,收拾好了东西在跟娘子欢度仅剩不多的相聚之日。

    柳大少不认识守门的将领,不代表守门的将领不认识柳大少这位大人物。

    见到柳大少翻身下马,将领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望着还带着些许残星的天空,将领愣神了片刻急忙迎了上来。

    “末将龚浩参见王爷!”

    柳大少淡笑着摆摆手,将马缰递给了龚浩。

    “不必多礼,好好守护宫门安全。”

    “得令!”

    柳大少整理了一下微微有些发皱的蟒袍,脸色淡然的入了宫门朝着勤政殿赶去。

    龚浩望着柳大少的背影,脸色纠结的挠挠头。

    “接连两天上朝了,这个世道是怎么了?并肩王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简直堪比六月飞雪一样啊!”

    “将军,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没什么,站岗吧!”

    柳大少迈入勤政殿之时,殿中灯火通明,已经有十多个官员跪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柳大少最为熟悉的便是御史大夫夏公明,左相魏永两人了。

    望着精神抖擞的夏公明,柳大少忽然有些羞愧。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为国为民的官员吧,七十高龄每日这样的繁忙不堪,相比下来自己确实有些太过懒惰了。

    望着十几个官员埋头整理奏折的动作,柳大少并未打扰他们,跪坐下来取出了两本书册也翻看了起来。

    仔仔细细的查漏补缺,生怕自己一时粗心遗漏了什么重要的条目。

    要知道这可是治国策,一个疏忽大意可能就是后患无穷,虽然已经检查了数次了,可是到了跟前,柳大少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

    除了当年秋闱之时,十年了,柳大少再次有了这种不安的感觉。

    柳大少心神沉入到书册之中,殿外天色放亮都没有察觉出来。

    直到一声稚嫩尖锐的声音从殿后响起柳大少才回过神来,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放亮,是该朝会的时候。。

    柳大少急忙合起了书册,端正了姿态朝着龙台之上望去。

    “陛下驾到!”

    “臣等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诸位爱卿免........”

    李晔愣愣的望着柳大少,稍微怔神了一下才反应了过来。

    “免礼入座!”

    “谢陛下!”

    李晔轻轻地坐到龙椅之上,目光不时地朝着柳大少的位置轻飘两下。

    自己这位姑父是喝多了吗?接连两天上朝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啊。

    “诸位爱卿,可有本要奏?”

    柳大少望着对面一个想要走出来的官员立马挺直身子先一步走到了殿中央、

    “启禀陛下,臣柳明志有本要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