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十三局密档 > 第1479章 祭山
    这是一个普通的秋日,天空十分的晴朗,日头炙烤着三秦大地,蹲在地上隐隐的看去,能依稀的见到地表上的气层微微扭曲起来。三秦大地位于我国中西部,这里虽然靠着有祖龙地脉之称的秦岭,但是夏季里依然十分的炎热,直到过了九月之后,这种令人无比烦闷的暑期才会渐渐消去,可是今年和往年不同,时至今日已经过了九月中秋时节,三秦大地依旧酷热难当,除了晚间日落之后稍微能感受到那么一丝半点的清凉,这里的人们仿佛依旧生活在酷暑时节一般。

    金秋十月,对于我国大部分地区来说,都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除了丰富的物产以外,最为令人期待的就是那种不冷不热,干净舒爽的气候,因此金秋十月也历来是国人旅游的旺季。作为国内旅游知名大省,三秦大地有诸多宝贵的旅游资源,随着十一黄金周的谢幕,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们也逐渐散去,各大景区也一下子变得清净了起来,忙活了整整的一个黄金周的人们,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休息。

    马家岭,位于秦岭东麓,这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镇,马家岭虽然建制不高,但是规模却着实不小,这里将近住着千来户的居民,近年来由于国家加大了对环境的保护力度和小村镇的开发,马家岭周围已经修出了十几条现代化的公路,公路四通八达,近的可以直达省内各处乡镇,远的可北上京城南下湖广,真可谓是一处交通枢纽的所在。

    交通的便利使得马家岭迅速的富裕了起来,原本只有孤零零一条堪堪算上是商业街的马家岭,此时已是高楼大厦林立,镇中心也开发出了大型商场以及各类小商品的集散地,若不是经常久居于此的本地人,到镇中心逛上那么一逛,还以为这里至少是一个地级市哩。

    镇中心是马家岭最为繁华的地带,据说当初国家刚刚提出开发西部的政策时,便有一个神秘的富商将马家岭镇中心的地皮买了下来,但是很多人都笑话这位大佬,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南方水乡北方京城周边有的是可以开发的地区,何必把钱丢在这里呢?这位神秘的富商买下这块地之后一放就是十几年,这十几年来任凭多少有钱的没钱的,有权的没权的上门来打这块地皮的主意,这位神秘的富商只晃了晃手里的指头,牙崩两个字:“不卖!”

    这块地一放就是十几个年头,眼看着周围的商城、市场饭馆子茶楼什么的越开越多,兜里有俩钱儿想打这块地主意却又吃了闭门羹的人们背后纷纷讥笑起来:“你就嘚瑟吧,我们把周边的市场买卖都搞起来,我看你还有什么买卖可以做……”

    这些人就这么一直嘲讽讥笑了十年,直到三年前,当第一条国家级高速从马家岭贯通投入使用之后不久,五六条国家级高速又陆陆续续又开通了,这些小打小闹的人们再也笑不下去了,因为接下来的一年的时间里,这一片空地之上一座座豪华的商业区拔地而起,商场、影楼、电影院、冰场、歌厅、游泳池等等等等……但凡是大城市能见到的这里都能见到,但凡是大城市里有的,这里的基本上也都有了,这一片豪华的商业区建成之后,周围的商城、市场等等的人流顿时锐减,不久之后这些老一套的经营模式便关张大吉了,后来这里又被重新开发,眼下成了远近闻名的古玩市场。

    马家岭古玩市场再往东的那条街,是马家岭早年间最繁华的一条街,由于镇中心商业街的建成,这里已经被人们逐渐淡忘,除了老一辈的人还依稀记得这里曾经是马家岭最为繁华的地方,现在的年轻人基本上根本不知道马家岭的这条老一街,当然了,眼下年轻的情侣们也根本不会来着老一街来约会促进感情了。

    老一街还是以前的样子,除了以前的建筑早已经空无一人之外,整条街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可就在这一条连本地人都不怎么愿意来的地方,此时却出现了四个衣着光鲜的人,从这四人的穿着打扮上来看,就知道这四人有一定的来头,而且身价不菲。

    四人一男三女,一老三小,说是三小,其实说是老中青三结合更加恰当一些,老者身着一身旧式丝绸长袍,脚上蹬着一双老北京的千层底儿,手里拄着一只龙头拐杖,头发剪得很短很正气,胡子也刮的很干净,手腕之上戴着一串时下流行的珠串,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矍铄;青年人看上去二十来岁左右的年纪,一米八的大个头,目若朗星面似贯玉,一身休闲装显得朝气蓬勃,微微有些长的头发随风飘舞,别有一番帅气的风采;第三个人是个小年轻,看上去大概有个十五六岁,体型微胖看得出从小大的营养充足,虎头虎脑的看上起十分招人稀罕,尤其是那一双黑得发亮的眼睛,更显得的这个小胖墩生龙活虎;第四人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身着一身淡色碎花裙,一双大长腿上套了一层厚厚的棉布袜子,两只好像是藕段一样粉嫩的手臂正亲热的挽着老者的胳膊,脑袋上梳着一对麻花辫,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微微一笑还露出两个酒窝,一看便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坯子。

    小姑娘挽着老者的胳膊,略带撒娇式的说道:“周爷爷,我不想穿这厚厚的棉线袜子,这里又不冷,我穿着可热了……”老者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爱怜的说道:“不行,这里不比城里,这里靠近大山,山里的蚊子又多又毒,来前儿你妈可是说了,回去之后发现你身上有一个包,可叫我老头子吃不了兜着走咧……”小姑娘知道老者是为自己好,噘着嘴一脸的不情愿,四人沿着这条老一街边走边看,走了片刻之后那位十五六的胖墩腹中忽然咕噜噜的响了起来,小姑娘闻声当即嘻嘻的笑了起来,道:“周爷爷,二师兄又饿了……”

    老者闻言转过头来瞪了少年胖墩一眼,胖墩当即勒了勒肚子,讪讪一笑继续跟着走了起来,老者淡淡一笑,道:“胖墩,别着急,我知道你们都饿了,马上就到了,到时候让那两个老不死的东西给咱爷儿几个弄上一桌,大块红烧肉可劲儿造……”

    四人沿街走到一幢古色古香的建筑前停住了脚步,老者抬头一看,只见门前的匾额上写着是三个大字:赵家楼。老者见状微微一笑,道:“还赵家楼,你个老东西口气倒不小……”

    老者吩咐胖墩拍打门环,片刻之后门分左右,从门缝中探出一个脑袋来,小姑娘见状笑嘻嘻的拍手道:“周爷爷你看,这个人长得好像张飞啊……”老者闻言当即训斥道:“兮兮,不许胡说,快叫人,这是贾大大……”

    此人见到这名老者之后,当即眼睛一亮,道:“周爷来了,我还算着要过几天才能到呢,来来来,快请快请……”

    四人跟着这名中年男人进了屋,不等茶水摆上,老者就问道:“我说三章兄弟,老赵他人呢?后天就是祭山的时候了,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吧?眼看着这两个孩子已经差不多了,唉,人虽然回不来了,但是这仪式总是不能少的……”

    中年汉子闻言点了点头,道:“周爷,师傅都给我说了,说这一次和以前不同,您要亲自带着三个孩子来,焚香祭表替秦处长收徒,这事儿可以这么办,但是周爷,这三个孩子……”

    老者闻言长叹了一声,道:“三个孩子中,也就只有相如跟着秦卓学了几手能耐,剩下的这个两个孩子,都是我一把手教出来的,相如啊,当年最后从秦皇陵地宫中冲出来的,就是你爹和你文师伯了,你不要怪大家,尤其是你文师伯,其实他比谁都……当时他也是没有选择……”

    老者说话间眼眶一湿,这位叫做相如的青年男子急道:“老爷子,您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从来也没有怨过你们……”中年汉子见状急道:“周爷,这样,您先稍事休息一下,我去把师傅找回来,然后咱们先清点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做到没做到的……”

    老者闻言一摆手,道:“行了,不用你去了,对了,静怡在家吗?怎么不见人呢?”中年男人道:“静怡知道你们要来,早就计划上了,知道你们都爱吃她烧的肉,这不叫着三姐专门去乡下割新鲜肉去了,今天就只能凑合吃些个了……”老者闻言一摆手,道:“我说三章啊,你们总是这么搞怎么能行呢,都把孩子的嘴吃馋了,这样,你告诉我老赵去哪儿了,我自己去找他,你在家给我们准备饭菜……”

    老者撇下了三个孩子独自一人向马家岭镇中心边的古玩市场走去,刚刚进入古玩市场就被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住了,只见一个年过半百嘴里叼着烟卷儿的老头子正对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白话着:“我说这位老板,一看您就是个吃过见过的主儿,这一对青花瓷碗可是官窑的东西,您看看这款儿,再看看这釉色,明摆着就是清三代的东西,实话说,要不是我摊上事儿急等着用钱,这价钱儿再多上一倍,我也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