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22章 兄弟的命运
    我拒绝承认那家伙是我的学生!----赛摩罗斯,奈拉奇姆最古老的导师之一。

    等到雷曼从慌乱中平静下来,看着自己的一手蓝血的时候,周围已经只剩下了沙库拉斯呼啸的冷风和坐在他面前眼中的灵能光焰已经平静下来的赛摩罗斯---普罗托斯人是需要氧气的,沙库拉斯哪怕是永夜之星,也是有空气去传播声音的,所以雷曼那干巴巴的声音顺利的传递了出去:

    “我的身体……….这………蓝血?”

    【所有普罗托斯人的血液都是蓝色的】,赛摩罗斯倒是一点也不掩盖,奈拉奇姆没有说话拐弯的习惯,他也不必考虑一个人类的心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虽然看起来和人类无疑,体内却已经普罗托斯化了,但是想必和你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有关吧,或许萨尔那加们留下了线索---不过为了适应那里的探险,你必须留在我这接受一些基本的训练,这一点,明白了么?】

    雷曼点头表示同意,他虽然觉得心慌而且因为身体居然出现了非人化的变化有些害怕,但是自从来到沙库拉斯他已经被吓唬了好几次了,神经逐渐变粗加上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内部向普罗托斯靠拢的缘故,居然觉得那股恐惧没有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首先是沟通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很好,在你沉睡的时候,奈拉奇姆的工程师们已经编纂了基本的人类语言和卡拉尼的翻译机构,但是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那就是你的生命维持所需要的能量】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饿了。”雷曼挠了挠头。

    【你们这些次等生物用嘴交流,用嘴进食,就如同平原上那些karak一样,但是普罗托斯却不需要,艾尔上的普罗托斯依托阳光就能摄取能量,而奈拉奇姆则更加依赖宇宙中的辐射...】

    “等等,你什么意思,要我依靠宇宙辐射生活,你这太超前了吧,我炼气都没过你就直接让我吸收天地能量是不是早点!”

    【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赛摩罗斯显然无法理解雷曼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开的玩笑,他眼中的灵能火焰爆发了一下,显示出他不是很高兴,【但是扫描的结果证实了,虽然你的皮肤现在看起来和人类没区别,但是你是可以像奈拉奇姆一样维持生命的,解除你那些没用的护甲,先学习怎么像奈拉奇姆一样进食维持生命,奈拉奇姆的武士可不会一直去给你偷人类的食物,你日后去遗迹的时候,奈拉奇姆的船上也不会有给你存储的食物!】

    “没用的护甲,”雷曼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一身原本是存储在动力装甲里,后来不知道又是被谁给他穿上的便服,脸色突然一变,“等等,你的意思是让我脱衣服?!”

    【对,全脱掉!】

    “我拒绝!!!一上来就让我全裸几个意思,你是哪里来的森之妖精么你!?”

    【你的衣服里,应该是你们人类为了对抗宇宙的辐射的缘故,有一层辐射的隔离层,这会阻止你的身体吸收宇宙射线来维持你的身体运转,我没有在和你开玩笑,脱掉衣服,不然你自己解决食物问题!】

    用发光的眼睛盯着雷曼,赛摩罗斯可没开玩笑,之前让沃拉尊扮演了一次粮食小贼,已经是极限了,奈拉奇姆现在都各自有任务,就算没有任务的也都有自己的研究项目,谁有功夫去给一个人类偷吃的,再说将来远航的舰船上也不带着吃的啊,普罗托斯这个种族就没像人类那么吃过饭,再说,按照老普罗托斯的想法,这个人类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摆脱那种低劣的能源吸收方式,居然还不答应?!

    简直不可理喻。

    看着老普罗托斯的眼睛变了颜色,而且越来越亮,雷曼也知道对方没什么耐心了,但是他依然脖子一别:

    “抱歉,这事没得商量,没有粮食我自己想办法打猎养殖开荒种地,我也不会成天到晚不穿衣服的到处乱跑,那不是人类的生存方式!”

    【你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个人类?】

    “我到死都是个人类,”看着赛摩罗斯的眼睛,雷曼把脸一横,“就像多年以前奈拉奇姆因为追求个体独立性所以离开艾尔一样,我也希望你们能尊重我的个体独立性---我是个人,在哪我都得奔着人样活。”

    【你倒是对奈拉奇姆的历史知道的很清楚,可是奈拉奇姆的历史对人类从来就没开放过,这就很有意思了】,赛摩罗斯的眼睛又变回了绿色平静了下来,这个人类说的没错,奈拉奇姆正是因为追求个体的独立性而离开艾尔,现在他没有理由不去尊重这个人类的选择,【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拉莎格尔会这么安排了,那么衣着和食物你自己负责,从现在开始每天除了处理食物问题之外,你要跟我学习使用虚空灵能,基本战斗技巧,还有奈拉奇姆星舰的基本知识,从这个开始。】

    说吧,赛摩罗斯手一挥,直接将一本将近一米厚的书传送到雷曼的面前,然后在雷曼一脸崩溃的表情中同样用灵能震动了空气:

    “意念沟通很简单,有工程师们开发的专业装置在,但是星舰内部还有不少的卡拉尼文字你需要认识,这本卡拉尼入门你接下来也要有针对性的学习一下。”

    【系统,有没有语言入门,就是我买一份脑袋一疼就啥都会了的那种挂】在自己的脑袋内,雷曼问了一句。

    然后系统依旧沉默,没有任何变化。

    “你绝对是那么多系统里最没用的一个,”小声咒骂了一句,骂完了雷曼脸色一变,结果发现系统根本连惩罚他的想法都没有,脸色更难看了,“还tm肯定是最佛的一个………”

    我的哥哥,希望你现在至少过得比我顺利吧,不要被外星人绑架,不要被变成外星人,也不要被外星人逼着一课一练…………一边伸手去拿那本大部头,雷曼一边看着星空,念叨自己的兄长。

    然而雷曼不知道的是,现在距离他被沃拉尊绑走已经过了大半年,而现在在2489年4月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兄长詹姆斯-雷诺正在为了活命而拼死战斗着。

    在雷曼离开以后,雷诺陆续的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最终和一群包括一个叫基德的狙击手,一个叫凯西迪的医疗兵,那个叫泰克斯-芬利的大个子,以及其他一些人走到了一起,这些人奋勇作战,在包括一次几乎自杀性的空降作战任务在内的行动后,为自己赢得了【天国恶魔】的称号。

    这些人,尤其是泰克斯-芬利,填补了雷诺不少因为失去弟弟而产生的心理空洞,而且也在战场上勇猛作战,相当的可靠---雷诺与这些人一起一路奋战,心中因为弟弟“战死”而对凯联的血仇随着杀戮逐渐减轻,但是弟弟对于进行过的关于军人的【大义】进行的反复的叮嘱,却也随着酒精硝烟和见识到的联邦的腐化而逐渐消失了。

    他自己都开始承认一点,那就是他与弟弟虽然感情好,但是在对待世界的问题上可能不是一路人---他总是将自己的自由与权益放在第一位,弟弟却总是将一家人或者是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所以弟弟面对这种情况,大概不会和我做出一样的选择吧---在枪林弹雨中,雷诺想到了自己的弟弟---他们的战友,那个狙击手基德搞到了他们的上司范德斯普打算出卖他们所有人,私通凯联去搞一大笔水晶的计划,现在他们正因为跟范德斯普摊牌以及泰克斯的女朋友,那个医疗兵凯西迪的出卖,而与范德斯普的私兵展开了激烈的交火。

    凯联的重型坦克逼近了他们,小队中携带火箭弹进行反装甲作战的沃德刚刚跳了出去迎战,雷诺不由得停下了心中的胡思乱想,大喊起来:

    “沃德,不要!!!”

    但是沃德已经齐射了所有的火箭弹,只是六枚火箭弹命中了第一辆坦克却打在正面装甲最厚的地方,第一辆坦克挺过去了!!!就在雷诺心头一紧的时候,一枚20毫米口径的穿甲弹飞进了坦克的炮口,直接引爆了坦克的炮弹,在橙红的火焰中将坦克掀翻。

    就在雷诺以为那是沃德的火箭弹引爆了对方的炮弹的时候,第二辆坦克的炮口开始了移动。

    “沃德,快跑!!!快跑啊!!!!!!!!!”

    雷诺喊着,但是噩梦的场景再次出现了,沃德露出了和弟弟那时候一样的笑容,并且用电磁炮不停的向坦克开火。

    世界仿佛变慢了,弟弟的死别再次出现在雷诺的面前,他下意识的操纵动力装甲冲过去想救下沃德,但是坦克的炮膛内部仿佛闪过火光,意识到终结邻近的雷诺下意识的举起手,但是远处的废墟上再次闪过一道寒光,伴随着呼啸,20毫米幽灵专用狙击枪的子弹再次从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钻入炮口引爆了炮弹,雷诺和沃德随即被殉爆吹飞,两人摔得七荤八素,但是总算还是活着。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你干的?”沃德头晕眼花的问到。

    “不知道,大概是幸运女神眷顾吧,天哪,一定是幸运女神超喜欢我,咱们得赶紧离开这,基德和哈耐克那边有麻烦了!!!”雷诺一边拉着沃德上车一边大声喊着。

    【幸运女神喜不喜欢你我不知道,我讨厌你我是知道的】---距离雷诺一公里多的地方,联邦的精锐幽灵莎拉-凯瑞甘收起自己的狙击枪,厌恶的看了一眼远处的小黑点---自从接下那个绑架那个叫雷曼的灵能者的任务以后她就开始倒霉,任务目标莫名其妙的跑了不说,自己也被严密监视,现在还得来监视保护这个叫詹姆斯-雷诺的混蛋,就因为这家伙是那个灵能者的哥哥……

    凯瑞甘通过望远镜看着远处一路夺命狂奔的雷诺,无奈的摇了摇头,研究所的人认为那个灵能者最有可能回来找亲人,所以派了她来监视雷诺,并且要保证雷诺活着,又派另外一个幽灵去目标父母家执行类似的任务---这种保姆任务她是够了,这混蛋这次逃离这里以后,肯定要变成罪犯逃亡犯,到时候就让军情局的出手吧,她是不干了!

    就在凯瑞甘疯狂咒骂雷诺的时候,她忽然发现雷诺又停了下来:

    “又要干什么啊!!!”

    幽灵骂了一句,随即开启隐形迷彩,再度靠了过去。

    雷曼此时拉着沃德已经靠拢到了哈耐克等人附近,一身火蝠的哈耐克正打算冲过去给另外一辆拦路的重型坦克点火,结果哈耐克还没开始跑,凯瑞甘一发20毫米狙击弹就准确的打在了坦克附近的储油罐泄露出来的燃油上,火焰直接吞没了坦克。

    “他妈的怎么回事,我还没点火呢!!!”哈耐克大叫着。

    “现在你还管这个,赶紧去停机坪!!!你这个疯杂种,快!!!全体上车!!!”泰凯斯跳上雷诺开来的敞篷运兵车,将哈耐克和基德也拉了上来。

    看着运兵车向着停机坪狂奔而去,想了想自己那必须保证目标詹姆斯-雷诺存活的命令,又看了看停机坪上那些等着要弄死雷诺的目标,凯瑞甘叹了口气,将枪口对准了停机坪…

    “这tm是怎么回事?!基德是你干的?!这谁啊这!!”等沃德,基德,哈耐克,雷诺以及泰克斯五个人抵达停机坪的时候,他们惊讶的发现一切敌对势力都死了,只剩下被捆的结结实实的范德斯普---这个倒卖资源里外勾结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的联邦军官,以及同样被捆的结结实实的医疗兵凯西迪---背叛了他们的,泰凯斯的小女朋友。

    泰凯斯一边惊讶的喊着,一边随手给了范德斯普一枪送他下了地狱,随后在一群人的警戒下,他来到了凯西迪的面前,看着这个和他好了挺长时间的火辣的女人---凯西迪,大概是不折不扣的恶棍,兴奋剂成瘾,出卖队友,现在却哭的鼻涕眼泪的跪在那里,泰凯斯有种一发子弹了结对方的冲动,但是最终他咧嘴一笑解开了对方的锁:

    “我不得不说,疗伤妞,你可真是个地道的恶魔,以后你要的货我管够,老实点跟着我们!”

    凯西迪有些惊讶,她以为在这个男人为她准备了礼物她却背叛他的桥段过后,她是必死无疑的,不过在看了对方的笑容之后,她又忽然明白了---她和泰凯斯在一起的时候没必要掩盖自身,他们两个都是彻头彻尾的恶棍,一对在天国里苟合的恶魔。

    凯西迪笑了,抱住了泰凯斯,泰凯斯抓住升降索,天国的恶魔们逐渐升高,离开了燃烧的城市战场。

    看着下面的废墟,雷诺知道自己的军人生涯结束了,从这一刻起,他是个罪犯,是个逃兵;他看了看身边的同伴,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这群最优秀的恶棍中的一员了,他们是天国的恶魔。

    想到这,雷诺惆怅的笑了起来---不知道自己的弟弟还在这的话,会怎么说呢,会斥责自己的堕落呢,还是………..

    “阿嚏!!!”

    在沙库拉斯上拼了命的捕捉karak那种外星大鸵鸟的雷曼,打了个大大的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