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102章 命运驻停之夜
    说实话,在感知到吉娜拉在附近偷窥的时候,雷曼是相当高兴的,当然理由不是因为他对这个盔甲覆面,脸比他妈鞋拔子都长的塔达林女疯子有了什么男人对女人的想法,而是他在塔达林这近期的理智值,基本上就靠吉娜拉在维持了。

    雷曼的意识被一种他也无法理解的力量,保护的好好的,甚至艾蒙和欧鲁斯都没有办法去干涉;而且如果他知道的话,他会发现他的灵魂更是更被放在一个黑匣子里一样被一种更古老的力量保护着---如果说意识相当于你电脑里的各种程序,什么office,b站直播,暴x影音什么的,那么灵魂就是你电脑操作系统的源代码,这种源代码不受到干扰,雷曼就永远不会失去他一些最关键的【人类的一面】。

    但是这样的坏处就是,继承人类好的一面,也要继承人类的缺陷---一个人的精神是有极限的。

    雷曼到了塔达林的地盘以后,每天要忍受艾蒙的碎碎念,要跟塔达林们打来打去,然后有空闲的时候就要在脑袋里不停的盘算下一步的行动,每天的精神压力大的不行的同时,又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塔达林这别说娱乐项目了,他喵的一般生物需要的正经生活要素也没有啊。

    浑身上下就给裹个破布让他cos初代泽拉图也就算了,还tm不管饭---虽然他现在不需要吃饭,但是进食的欲望可没去掉啊……..所以你们想象一下,耳朵边上每天有人对你进行邪教宣传,还得不停的跟那些混蛋邪教徒进行战斗,没有饭吃,没有娱乐,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聊天,还得每天不停的计划分析下一步的行动,因为你知道你走的每一步都会关乎很多人的生死。

    你压力大不大?

    雷曼现在是敌人多,友军少,虽然打起架来少有敌手,但是他知道将来的战争,跟个体强度可没太大关系………他现在确实是人且年少,而且也没有看破红尘,但是雷曼并不是毫无牵挂,他也始终不是那些牛仔土匪一样的欧美英豪---以自由的名义先破坏个一溜扒开然后再说,所以雷曼的压力是很大的。

    压力大怎么办,自然是想办法解压,人还能让尿憋死是怎么的对不对,雷曼手上时间大把,除开思考下一步对策以外,雷曼将剩下不多的空闲时光投入在开发系统上,是的,就是那个三锤子打不出一个屁,在这个系统不是跟祖宗就是跟孙子一样的年代里,依然玩传统rpg套路----你不触发要素我就tm不搭理你的系统。

    指挥官依然是孤零零的那俩,任务方面,无论是【自由之翼】,还是【为了拉纱格尔的荣耀】都被标定成了失败无法继续进行,也没有了下一步提示,他自己的头像挂在那的新指挥官那里也没啥变动,就一个【枪斗士】解锁,还缺着关键要素。

    简直惨到不要再惨。

    但是你要说没有好事吧,也不是,在塔达林这里的时候,每战斗一次,每弄死一个塔达林,雷曼发现他的能量槽就会涨---雷曼自然不满足于这点成就,他想尽了办法去折腾系统或者说去刺激系统。

    按照他的想法,你不是玩要素触发么,那我就多触发几次,按照不同的顺序触发,总有能碰上的时候---于是他用了n个办法去接触他认为重要的家伙,比如说某个高坚果,比如说某个大领主。

    艾蒙说了白天他将按照塔达林的传统参加战斗,但是艾蒙又没说他可以违反拉克希尔的规则一天被复数挑战,所以有的时候,或者说很多时候雷曼白天时间还是有的,于是在一段时间内,大领主马拉什还好,高坚果就被雷曼来了个各种偶遇:

    比如说,在阿拉纳克准备外出执行劫掠任务的时候,就会有某个初代泽拉图打扮的家伙跳到他面前来一句:【这位兄台我看你骨骼清奇,根骨千年一遇】。

    对于这样的骚扰,阿拉纳克自然觉得简直tm智障,但是雷曼继续秉承着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不停的搞事的行为很快就让阿拉纳克几乎陷入暴怒导致的崩溃:

    比如,某一天,阿拉纳克正要去视察某个武器工厂,雷曼突然就跳到了阿拉纳克面前,说:【你且留步,我想给自己弄把武器,你能帮个忙不】。这一开头看起来挺正常的对话让阿拉纳克放松了警惕,艾蒙确实也没说这货不能有武器,在征得了马拉什的同意以后,阿拉纳克就问雷曼要什么武器。

    这时候的正确答案一般是光刀发生器,或者镰刀,然而雷曼来了一句:【刀,得要什么样的刀?】

    什么样的刀你说啊,阿拉纳克烦躁的期待着雷曼能说出什么萨尔那加的武器设计来,谁知道雷曼一拍大腿:

    【金丝大环刀!!!】

    虽然不知道金丝大环刀是什么鬼,但是看见雷曼那熊样,阿拉纳克就知道他又被耍了,于是气得暴跳如雷的就离开了,留下还没来得及向阿拉纳克说说白眉大侠的故事的雷曼在那一脸的无奈。

    如此类似的事情是不胜枚举,雷曼在不会惹出大乱子的红线内是拼了命的折腾,折腾的对象则集中在他认为关键的那几个塔达林身上,一直都没什么起色,系统没给发任务,周围的情况也没啥变化,直到有一天晚上。

    晚上,雷曼继续挂在那熏地嗪,他也摸出规律来了,只要不离开牺牲深渊附近地嗪最浓的区域,艾蒙就不会给塔达林发出警告让人来围殴他,那锁链基本上也就是个让他能更省力的在地嗪浓度最高的核心区熏着的辅助---不然的话他就得动用灵能飘在那了,于是雷曼也就挂那了。

    挂着挂着,耳边响着艾蒙那让克总和恩总等等精神科的大拿都要说句佩服的精神污染,雷曼就觉得一阵的烦躁,然后就在他开始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之前,牺牲深渊附近的高墙后面,也就是跟飞身巨坑一墙之隔的地方,忽然传来了一个让雷曼精神为之一振的一股灵能波动。

    那不是雷曼熟悉的那几个重要角色的波动,那就没啥可顾及得了,只要不在晚上弄死,干扰了塔达林夜间不战斗集体沐浴神恩的规矩,艾蒙就不会搭理他----已经摸出这个规则的雷曼直接凝聚出一股灵能,像个不成熟的死亡骑士一样,抓住墙外面那个塔达林就拉了回来,伴随这盗版的死亡之握,雷曼还配上了一道念波:

    【呔!!!那边是哪来的贼人在那聒噪,扰了你爷爷的清梦,报上名来!!!等等你谁啊你?!】

    抓过来这塔达林在月下看得不甚清楚,只能看的家铁甲覆面,脸如鞋拔子,大概还能看出来是个母的,不过就在雷曼打算仔细分辨一番的时候,这位回话了:

    【我乃是升格者吉娜拉,堕落神后裔!!!】

    那感觉,简直就像是面对着鬼屋大喊着我不怕然后就会被吓得哇哇乱叫的jk一样,就在雷曼被吉娜拉这个怂货二五仔逗得一乐,打算放她走的时候,雷曼尽心竭力苦心刺激了好些天都没个变化的系统,忽然就来了反应,先是一个新的任务和提示忽然出现在他的意识里:

    任务---【anht-zagatir-tal’darim(神明注视塔达林)】---斩断艾蒙的右臂

    然后在雷曼还没拉得及感叹的似乎,他自己作为指挥官的部队列表中,又一个阴影突然被点燃,在血色火焰之下,吉娜拉的头像跃然浮现,一个旁边写着【inquisitor(审判官)】的兵种于他的意识中显现。

    雷曼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塔达林的关键,不能少了这个小娘皮!

    【哟,吉娜拉啊,沐浴神恩呢哈?那啥玩意儿,你要不忙的话,咱唠唠嗑呗?】

    那个晚上,对于吉娜拉来说,变成了命运驻停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