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113章 钢铁魔女吉娜拉 并不
    雷曼自从穿越以来,一直没太觉得穿越者那种走到哪都各种触发事件的概率学在他身上太明显来着,当然这跟他还没看见他的身后留下了如何的烟波浩荡有关,不过主观感觉来说,他一直没这个感觉。

    但是,在他的目的地的那个建筑发生剧烈的爆炸的那一刻,雷曼忽然觉得自己一直以来可能,或许都错了,因为他喵的随手扔了个棒子出去就能炸飞塔达林老大的办公室,这他喵的已经不是概率学了……….

    作为马拉什和以往历代大领主的神座兼办公中枢,这座集宗教和行政军事功能一体的建筑其实不算矮,按照人类的标准来看,大概有三十几层高---爆炸发生在差不多是顶层的位置。

    冲击波虽然因为当量不够摧毁建筑的结构,但是掀起了如同雪崩一样的尘土,这些尘土穿出少数的窗户,向着四周扩散开来,然后和被掀翻的屋顶一起,缓缓的向大地上降落---雷曼本来根本没计划这东西会在那种地方爆开,所以也根本没去考虑一定当量的爆炸在开阔地和在相对密闭的空间里产生的破坏力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当然对于雷曼来说,他还没有料到的大概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塔达林居然会对这东西没有足够的警惕,没进行检测扫描,就把它带进了塔达林可能最重要的一个办公区域就给引爆了,是的,雷曼这一颗大巴拉炸开的地点大概是塔达林最重要的办公区域了。

    这个区域是历代大领主处理政务的地方,存储着不少重要的水晶,同时这里也是大领主和艾蒙沟通的重要场所之一,基本上相当于鹰家的枣核办公室和教皇厅叠加在一起的这么一个地方。先不说塔达林这些年一直因为一直在隐藏的关系没什么敌人,那就是真有敌人打到斯雷恩了,这地儿也得是最后一个陷落的。

    然后现在这地儿,被爆破了…….

    马拉什漂浮在空中,稳住自己以后,看着下面那一片狼藉,思维先是因为震惊而一阵空白,然后就被滔天的怒火给填满了,在这被怒火灼烧的思维中,马拉什还体会到一点---大事不好了,他这次是注定要出点血了,不,应该说会出很多血。

    因为马拉什感应到了,自己的那些部下,已经几乎不可能靠理智和逻辑压下的怒火,这事必须得有人担责任,然后以最残酷的方式死去,不然根本不可能平息的下来。

    当然,跟咱们的大领主有着相似的想法的,还有下面诸多的阴谋家和一根筋。

    那咱们之前说过,阴谋家的套路是怎样的,达索汗之前引导一群初级阴谋家们去思考事情的不合理性,将他们引导出阴谋论所用的引子是啥了?

    是----【为什么吉娜拉的地嗪管子会出现在现场】,达索汗质疑的是为什么执行暗杀任务的时候鲜血猎手会带着这么一个玩意儿?

    现在这玩意儿这么他妈一炸,所有的人都瞬间得到了一个【恍然大悟】的buff,这要是老动画片的话,现在所有人脑袋上都得冒出一个灯泡来;这要是小学生与女子大学生的禁断爱情长跑那骗子的话,那么现在就是【真相只有一个】的时刻了!!!

    这群塔达林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那个执行任务的鲜血猎手要身上带着那么个玩意儿了,感情这货是个真正的死士,那管子里装的原来是烈性爆炸物!!!

    在一群塔达林青铜段位的阴谋家的疯狂瞬间脑补之中,整个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首先,尼罗纱修行进展神速,这样下去的话,很快,有一天尼罗纱就会威胁到马拉什的地位,于是大领主就试图除掉尼罗纱。

    但是大领主多聪明啊,那能亲自动手嘛?显然不能,所以大领主找到了亲近他的阿姆泰什,让阿姆泰什搞了一个鲜血猎手,给了这鲜血猎手一个什么理由让他晚上去偷袭尼罗纱,结果这个鲜血猎手不仅体内装了炸弹,还特意准备了连环套的管子炸弹,这是就等着尼罗纱放松警惕哪!!!高!!!实在是高!!!

    而且你看这计谋,直接证据没有一个能追踪到大统领身上的,替死鬼要么是阿姆泰什,要么是那个倒霉姑娘吉娜拉,真是一个好计谋哇------一群青铜阴谋家纷纷在心里感叹。

    在下面的达索汗,感受着一群政治智力充值不大够的同胞们集中在他的大老板马拉什上的那种充满敌意的灵能,不禁眼前发昏,他真的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能够注意不到这事情当中的蹊跷的:炸弹当量不够,能炸飞屋顶和墙壁还是因为这顶层有的时候会打开屋顶完全变成大神殿,所以结构比较脆的关系,这样的爆炸当量怎么可能用来袭击尼罗纱这个级别的战士呢,不大可能啊,这种绝对杀不死对方的办法,真的会有哪个杀手用么?!

    不过达索汗也知道,眼下的情况他出去讲道理大概也么的人去听了,不过眼前这种火药桶一样的局面不破解也不行,这一着急之下,达索汗也是出了个昏招,他开了个功放,直接问尼罗纱:

    【第二升格者尼罗纱,你可真的对大领主马拉什的统治有任何不满么,你可真的会想要去不合理的取代他的地位么?!】

    其实达索汗处理问题的角度也不算错,这问题他是知道答案的,因为尼罗纱就是个一心一意奉献艾蒙,只想着为艾蒙的未来而战的家伙,她在圣链上不断的进步也是为了将来想要更好的侍奉艾蒙。

    尼罗纱对于艾蒙的纯净,那简直就像是某本叫【我是大法师】的书里女主角,或者说母猪对于男主角的那种情感一样,是一种毫无道理,不可动摇的情感,你没处说理去。

    这时候,只要能让这群傻子意识到尼罗纱的绝对忠诚,这群人应该就能意识到马拉什其实没有任何强烈的动机要去除掉尼罗纱,然后进一步想一想,就能发现这爆炸当量上的漏洞---但是达索汗知道现在自己是不能出来解释了,他刚才已经帮马拉什开脱了半天了,现在再长出来直接开脱,已经失去了理智的暴民,是会将他视作阴谋的一步的。

    那么,这看上去是一步好棋的决定,为什么变成了个昏招呢?

    达索汗算漏了一件事,那就是尼罗纱这人究竟有多憨,只见尼罗纱漂浮在空中,双目中灵光凛然,念波如同洪钟的音波一样扩散开来:

    【我对大领主的统治没有任何不满,也绝对不会不合理的去取代他的地位!!!】

    然后就在达索汗觉得稳了的时候,尼罗纱这个憨批说了一句让达索汗差点没有冲上去掐死她的:

    【但是,我既为圣链一员,自当遵守艾蒙教诲,终有一天将于大领主厮杀,不是他死就是我活!】

    尼罗纱这话一出来,达索汗立刻就知道,自己的努力大概是白费了,下面的一对青铜选手大概会在脑袋里脑补出天崩地裂的阴谋来,这些阴谋会是那么的漏洞百出,以至于傻子都不会相信---但是这些家伙会信的。

    到了这,达索汗也是想不出什么办法去帮助他那个不可能这么倒霉的大领主了,剩下的只能看大领主怎么去解眼前这个局了,于是他将视线投向了正在和众人一起缓缓降落的马拉什。

    马拉什的脑子也在疯狂的运转,但是大领主这时候是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为什么呢,打个比方,他要是面对的是一群钻石白金大师联赛的选手,那他不用看到你基地全貌都知道你要玩什么把戏,而有些黄金看见你都起了聚变核心了,还不做对战巡的准备。

    不过就在马拉什有一种【吾这样诸葛一样的人物,奈何部下是一群草船借箭都能写成草船借贱的傻子啊】的感觉的时候,刚才无意中把他一脚踢下深坑的尼罗纱又站了出来,这位塔达林死蠢版练峨眉大义凛然的用她绝对的武力镇住了场子,然后当众一发狮子吼:

    【此事极大,夜间沐浴神恩之时伤人,对于吾神艾蒙乃是大不敬,而且这行为违反拉克希尔神圣规则,应当彻查,大领主,我建议先把那吉娜拉抓来好好审问,她的物品出现在我的住所,不可能是偶然,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得到一个台阶下的马拉什感激的看了一眼尼罗纱,立刻宣布了命令:

    【鲜血猎手听令,将阴谋作乱,污秽吾神光辉的罪人吉娜拉给我抓来!!!】

    达索汗领命而去,回到自己家里正在平复情绪的吉娜拉忽然间就觉得一股寒意爬上了她的脊背,她狐疑的扭头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以后,就开始继续研读起艾蒙的教典来---这几天信仰的混乱让她急于从熟悉的教典中寻得一点平静。

    吉娜拉,对于自己即将到来的灾难,一无所知。

    而在另一边,注视着马拉什等一群人在那发功放的雷曼也是眉头一皱---这他妈都算怎么回事啊,为什么a计划就不能正常执行一次啊,总是b计划也不好吧……….

    炸来炸去什么的,最野蛮了,我也想做个羽扇纶巾,决胜千里之外的智慧统帅一样的人物啊---想到这,雷曼不禁一声长叹。

    吉娜拉,对不住你了,等日后平静下来了,我提拔你做个大官---雷曼在心里想。

    意识中的系统里,代表审判官的部队图标里那个兵种模型上,面具骤然解开,露出了吉娜拉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