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176章 有的时候你究竟吸引了什么鬼东西谁都不知道
    当然口胡归口胡,雷曼自己都不记得他什么年月在老家的互联网上看见过什么奇怪的知识,也不知道为什么【血鸦战团】和【神圣泰拉】等等碎片一样的名词会存在于他的记忆中,说出来这一大串名词纯属胡诌。

    胡诌之后,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雷曼和奈特商量了一下,基本上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方针---那就是收集情报,收集能源,尽可能的回去,不掺和本地居民的那些破事。当然,雷曼在心里是有些担心会不会出现任务不完成他回不去的见鬼情况,毕竟之前的任务都是在克普鲁星区,现在这情况,他也吃不准。

    “我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雷曼肩膀上的小黑龙在奈特的意志下扇了扇翅膀,看着那颗蓝色的星球,奈特总感觉自己的灵魂核心中传来一种她熟悉的悸动,那时她还是巫女的时候,和虚空沟通的时候偶尔会得到的启示感,通常代表着一些灾难性的事件将要发生。

    ”没太大问题,既然对方想要谈,就证明对方有智慧有理智,而且知道我同类的语言就证明有过接触,好好谈谈就是了,“雷曼出言安慰奈特,同时举起手,灵能驱动之下,光刀弹出,”实在不行,进入虚空逃跑,他们也奈何我不得,除非对方能从虚空里把我抓出来。“

    说完,雷曼就想快速的遁入虚空一下好让他这个现在明显有点不安的半身冷静一下,毕竟现在遁入虚空那都是轻车熟路的事情了,然而在雷曼试图打开虚空之门的时候,异常发生了。

    虚空通道在雷曼的身后打开,然而散发出黑雾一样的能量的虚空通道在下一刻发生了剧烈的扭曲,随即关闭,整个过程持续了异常短暂的时间,雷曼只觉得一种让他想用头撞地板的疼痛从他的脑袋里传来,同时那个悬浮在意识中的系统能量槽骤然从9999下降到了8000.

    剧痛之下,雷曼坐在椅子上剧烈的抽搐了一下,和雷曼共享部分意识连接的奈特也感受到了那种灵魂深处的疼痛,注意到虚空之门的异常,奈特急忙伸出意识触须试图探查那种异常,结果同样的剧痛也袭击了奈特。

    黑龙傀儡短时间内失去了控制,静静的漂浮在无重力的空间中,过了一秒钟,奈特恢复了清醒,她透过黑龙的眼睛,发现雷曼的眼中有着和她一样的惊讶----他们失去和虚空的联系了!

    雷曼心底此时异常的平静,他之前猜测的离开了原本世界的想法,在这一刻算是得到了证实,不然如果还在本来世界的话,不可能有生物能屏蔽他和虚空的联系,除非埃蒙亲自动手,但是那他喵的也不可能啊。

    所以,是真的离开原本的世界或者说宇宙了么---这是雷曼心里唯一的想法。

    但是在这个想法悬浮于雷曼的意识当中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另外一件事,他并不是和虚空完全断了联系,在那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他明确的感到了和虚空的联系,只不过那种联系,很快就被一种力量切断了---一种让他觉得混乱,恐惧,厌恶的力量迫使他的灵魂内部产生了某种自我保护机制,切断了和虚空的联系。

    看着消耗掉的系统能量,回味了一下刚才感受到的感觉,雷曼内心忽然有了一种想法---这些系统能量是不是一种保护性的力量,或者说自己灵魂的某种抗性指数?

    或许可以进行一些实验,但是现在一切都得等一等了,雷曼凝视着远处的伊斯坎达尔星,陷入了沉思。

    与因为系统存在所以相对冷静的雷曼相比,奈特此时此刻倒是陷入了她这漫长的两辈子当中最深刻的震撼中---她的种族远存在于雷曼的种族诞生之前,对于世界的理解也比雷曼,甚至比普罗托斯都深刻的多,作为后来专门和虚空还有萨尔那加沟通的巫女,奈特这么多年都知道一个事实:感应不到世界背面的虚空是不可能的。

    但是就在刚才,作为物质世界方面的方面的虚空,她感应不到了,她的灵能意识触须,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中第一次没有触碰到虚空,反而让她接触到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东西---她只能用东西这样模糊的概念来形容了,毕竟那感觉太过于短暂,却也同时过于深刻。

    那是一种与秩序相比,彻底的混沌,就连她那发了疯的兄长都比不上的混沌。

    这宇宙,到底怎么了---奈特也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不安,或许这是一个陌生的宇宙,但是跨越宇宙这种事情……….

    此时此刻,因为雷曼那无意之间打开虚空之门而陷入混乱的生物还有两伙。

    这第一伙,是寄居于虚空中的埃蒙和他忠诚的仆人纳鲁德。

    正在准备惯例的进入物质界执行相关计划的纳鲁德,在雷曼打开虚空之门的那一刻,忽然,纳鲁德就感到了主人埃蒙突然从积蓄力量的沉睡中惊醒,于是他急忙赶了过去,却只发现这位萨尔那加以前所未有的凝重看着虚空中的一个方向。

    【怎么了,伟大的主人?】

    【没什么,继续计划吧】

    埃蒙对纳鲁德甩下这么一句话,就重新回到了他积蓄修复力量的休眠当中去了,但是在那种仿佛清醒梦境的休眠中,埃蒙回味着那种感觉---作为已经与虚空融为一体的萨尔那加,埃蒙对于那种在自己身上开了个口子的感觉非常熟悉,是的,那种虚空被钻了个洞的感觉,上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

    !!!

    【纳鲁德,去,赶紧看看那个奇妙的小子还在不在!!!】埃蒙急忙呼唤纳鲁德去确认雷曼现在的状态。

    而这第二伙生物,说起来就比较奇妙了,他们所在的位置比较奇妙,各自的身份也比较奇妙。

    说他们的位置奇妙,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地点,大概没有办法用雷曼或者是奈特脑袋里的知识进行理解---如果把每一个宇宙想象成一个肥皂泡的话,这些人所在的地点就好比那无数肥皂泡的中间;如果把两个世界想象成两张平行挂在晾衣架上的床单,而我们是床单上的一个分子的话,这些生物所在的位置就是两张床单中间空无一物的地方。

    是的,这些奇妙的生物所在的地方,正是无数世界的间隙,而之所以说他们奇妙的理由…..

    “我们眼下的首要任务依然是保护之前提到过的几个特定世界的安定,我知道这件事很重要,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多余的特工(agent)了。”在这世间间隙之中,一座无法用人类理解的物理概念存在的巨大要塞的核心会议室中,一名须发之间有了不少白色的老者无奈的敲了敲面前的桌子。

    这名老者有着雷曼熟悉的人类外形,一张威严的国字脸,属于雷曼看见了会说是标准英雄脸的容貌,他全身穿着流淌着光芒的铠甲,胸口用某种链子挂着一本厚重的书,一柄同样光芒闪烁的大锤子摆在旁边的桌子上。

    下一刻,老者的对面就传来了闷声闷气的嘲讽:

    “特工是有的,只不过你不支持外派就是了。”

    说话嘲讽老人的是一名穿着仿佛和雷曼知道的陆战队装甲很像的盔甲,表面涂抹的鲜红一片的大块头,这个全身盔甲的大块头如同雕像一样坐在那里,在老人面前是橡木做成的桌子在他那里呈现出一种钢铁与机械的形态,大块头说完,耸了耸肩,肩膀上那只带着一点红的黑鸦随着他这动作扭了扭。

    看见老人对他这说法直摇头,红色装甲的大个子直接一拳头砸在桌子上:

    “乌瑟尔,不要挑衅皇帝的荣光和伟大之父的威严,你知道我说的是事实,实际上如果不是万机之秘号现在肩负重任,这种获得新知识的任务,还轮不到你,你应当庆幸。”

    “或许是你们失踪的第五连的成员,有人这么猜测,现在。”坐在红色盔甲大块头旁边的一个生物开口说话了,这是一个矮小的可能还没有红色大块头的胳膊大的生物,他有着绿色的皮肤,尖尖的大耳朵,像极了人类故事中的精怪。

    只不过这只精怪穿着宽大的粗布袍子,手里还拄着根拐棍,他一边说还一边用这拐棍敲了敲那个红色大个子的装甲---这举动吓得周围所有的与会者一阵胆颤心惊,寻思也就这位大师敢这么干了,否则哪有谁敢去招惹那群成天喊着【为了帝皇】的疯子来着。

    虽说对方是一伙的正义战士,但是,呵呵………..

    “不可能是第五连的失踪者。”红色盔甲大块头摆了摆手。

    “行了,不要吵了,难得聚集起来开会,那个宇宙的问题肯定也是要解决的,只不过现在出现了世界屏障短暂破损的情况让它优先级提高了一些罢了,至于派遣特工的问题,我和安吉洛斯的态度一样,有人手,只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他罢了。”

    说完,这个发言的生物还抬起手对被称呼为安吉洛斯的红色盔甲大块头招手示意了一下,注意到这份支持,安吉洛斯也勉强的回头点头回礼----他是实在不是很喜欢支持他的这个家伙的外形,没办法,作为人类帝国的一员,对方那个样子,简直…..

    支持安吉洛斯的是一个浑身皮肤原谅色的大个子,粗粗的獠牙从嘴巴两侧伸出,这个大个子和安吉洛斯还有乌瑟尔一样,身边也放着一把大锤子,这三个拿着锤子的家伙互相交锋,让他旁边的女性人类外表的与会者不禁直翻白眼。

    “你们锤子帮怎么还内乱起来了。”

    这位人类女性一边说,嘴角一边泛起轻蔑的纹路,说罢,这位女性拿起了放在手边的短刀开始个自己的指甲进行美容工作。

    “两仪女士,我们并没有乱,而且也没有什么锤子帮。”乌瑟尔刻板的纠正起对方的调侃来,这让两仪式不禁冷笑了一下。

    “然而你并不支持派遣预备中的那位特工。”两仪式翻了个白眼。

    “他并没有准备好!!!”听到这句话,乌瑟尔立刻横眉怒目起来,显然是进入了【更加严肃Mode】.

    “都别吵了,让仲裁者决定!”安吉洛斯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在无垠的空间中参加会议的众多特工,守护者,志愿人员,情报员等等纷纷把注意力转向了那个在仿佛无限大又仿佛无限小的会议室尽头悬挂着的发光体---然后发光体闪烁了几下,柔和的意念传递到了所有与会生物的意识中:

    【就派遣见习特工去查看一下情况,但是要小心,有混沌的力量在其中作祟】

    “混沌?!那应当!!!”安吉洛斯喊了出来,但是随即又想起什么一般愤愤的坐下了,“您至少知道是哪个么?”

    【最大的可能性是色孽】

    “那派那位见习特工去最合适不过了,我相信他面对色孽一定是一把好手。”听说有可能是色孽,安吉洛斯的脸上也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就这么定了,乌瑟尔爵士,请你亲自帮见习特工准备一下,毕竟是他第一次任务,能不能战胜原罪,这一次很关键,散会吧。】

    说罢,乌瑟尔-光明使者面前的会议场景消失了,再次变成了他熟悉的洛丹伦会议厅,这位艾泽拉斯大陆的圣骑士摇了摇头,拿起自己的武器,起身走到会议室的大门前,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在门的另一端,是乌瑟尔熟悉而心痛的地方,洛丹伦的王室大厅,在昏暗破败的王室大厅尽头的王座上,身穿重铠的人影静静的坐在那里,那铠甲上一会显现出耀眼的金色,一会变为寒霜一般的冷色,着铠之人的发梢伴随着这种变化一会变得灰白,一会变得金色如同太阳。

    乌瑟尔深呼吸了一口气,踏步上前,走到王座之前:

    “阿尔萨斯。”

    “乌瑟尔,你来干什么……….”

    “如果你期待着眼前一片黑暗,大可不管我,但是如果你的心里真的还存有正义和对人民的爱,就抬起头来。”

    伴随着乌瑟尔话语落下,隐藏于阴影中的头颅骤然探出,一双时而燃烧着太阳一般的光焰,时而冒出寒霜一般的冷光的眼睛从阴影中浮现:

    “说。”

    “我们有一份工作,或许是你正式加入这份正义事业的机会。”

    “让他们来吧,霜之哀伤,饿了!”

    啪!!!

    乌瑟尔蕴含着圣光的大耳刮子一下子糊到了王子的脸上:

    “你给我清醒一下!”

    “抱歉,还有点没控制住,”阿尔萨斯眼中寒霜褪去,他急忙把霜之哀伤往腰上一挂,拿起旁边的锤子,“老师,砍谁,你说!”

    啪,乌瑟尔捂住了自己的老脸----弟子的净化过程又没整对,改天还得再来一次。

    “有正式任务,一个陌生的宇宙突然出现了世界屏障破碎反应,而且有混沌的力量存在,你去一趟,我做你的辅佐官。”

    听到乌瑟尔这么说,阿尔萨斯也严肃了起来,任何能拯救家园的努力,他都要尽心尽力。

    而与此同时,这一切乱子的源头,雷曼,乘坐着利维坦,抵达了预定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