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指挥官的无限打工之旅 > 第183章 精神污染与反精神污染
    在伊斯坎达尔女王的宫廷水晶花园中昏倒的不是别人,正是阿尔伯特的左右手---米塞拉-瑟雷斯特拉,这位吉列尔星人在表面上是加米拉斯的宣传大臣,负责写写总统的演讲稿什么的,但是实际上身为一个叫做【吉列尔】的种族的末裔,这位米塞拉的一个能让她帮助总统秘密效力的能力是心灵感应。

    这位尖耳朵的女性大臣因为过去的能力对于她的总统阿尔伯特有一种死忠,虽然她对于扫描伊斯坎达尔女王宫有所疑虑,但是还是执行了---她的种族除了能感知其他生物的思想以外,还有诸如向其他种族投射幻想等能力,这些能力中的一个就是米塞拉能够读取残留思念。

    也就是说,她可以大致的感应出一个地方有没有什么生物去过,有的话,大致有几人,虽然无法更加详细的解读出什么情报来,但是对于想知道伊斯坎达尔王宫内部有没有来过外人的阿尔伯特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米塞拉一路感知,没有察觉到异样,但是到了水晶花园的时候,她翻车了。

    雷曼因为与加米拉斯人在水晶花中的残留感情发生了信息交换,所以在那时候被迫全力开放了他的灵能,而且就连奈特也不得不开放她的一部分精神作为那股庞大的信息流的泄洪区---雷曼可能自己没意识到他的灵能现在已经变得多强,但是他的水准已经远远超过了克普鲁星区最强的幽灵。

    而且,在塔达林的时候,因为埃蒙不停的侵蚀和地嗪的熏蒸,他的灵能现在除了强度被进一步提高以外,也带上了一种他自己没意识到的侵略性。

    简单的来说,雷曼现在就像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被锤炼过的猴子,凶的很。

    他那对于这个宇宙的一般生物来说可以说已经没有敌手的强大灵能波不仅释放出来了,而且因为那些能工存储情感的水晶花的缘故,形成了一片只有灵能者才能感觉到的“云”徘徊在花园上。

    米塞拉这心灵感应雷达一开,立刻就感应到了一股让她战栗的灵能波,这股灵能波仿佛泰山压顶一样的压溃了米塞拉的承受极限,在进入一种自我保护的意识丧失之前,这位加米拉斯帝国最强大的灵能者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雷曼印象中最深刻的画面:

    那是两排仿佛在宇宙最黑暗的深渊中燃烧的恶魔灯火一样的亮光,以及一个几乎要让她瞬间失去理智的巨大黑影,还有一句她不理解的咆哮:【All-Shall-Submit!!!】

    米塞拉昏了过去,而阿尔伯特-戴斯拉的访问也因此不得不提前中断---米塞拉对于总统来说太重要了,那种心灵感应的能力是总统对付叛徒和反贼的重要能力,可不能出什么差错。于是阿尔伯特充满赶去以后,带上昏迷的米塞拉就匆匆告辞了。

    看着天空中远去的加米拉斯飞船,丝塔夏女王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她感觉有些什么大事要发生了,但是又说不清楚什么,想了想,女王也只得长叹一口气,吩咐机器仆人去联络妹妹莎夏---得尽快把那位使者送走了。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女王的感觉告诉她,总统突然来访和情报官突然昏迷这两件事和那个古怪的外星探险队使者脱不了干系,她希望赶紧送走对方,不然她总觉得有什么更大的事情要发生。

    而她的莎夏妹妹,正在一只凶恶的外星生物的肚子里,和一个满口胡言乱语的外星人,聊得还是挺开心的。

    时间稍微倒退一下。

    莎夏和雷曼之间的对话,是莎夏开头并且主导的,这和雷曼是个不会哄妞的家伙没有多少关系,而是因为莎夏确确实实的肩负了她的皇姐托付给她的任务,要打探一下这位使者的文明是个什么状态,尤其是军事力量,对战争的态度这些方面。

    而这么做的理由,自然也是和伊斯坎达尔的意识形态有关,之前也说过了,现在只剩下三个人的伊斯坎达尔文明,坚持极端的绝对和平主义已经很久了---丝塔夏女王不愿意把任何技术交到一个好战的国家或者种族手里,尤其是这种能让物体进入跃迁的能源是伊斯坎达尔的核心技术---波动能源技术的时候。

    “雷曼使者这艘船,体积如庞大,也具有跃迁的能力,这样看,神圣泰拉帝国的技术水准让人佩服呢。”在互相闲扯了几句官腔和没营养的互夸之后,莎夏端起了雷曼提供的饮料之后,率先甩出了一句话,想让雷曼接球。

    然后莎夏就看到了雷曼一脸纠结的样子,她有没有进一步追击,而是喝了一口那种酸甜的饮料,给了对方思考的时间,她知道对方想要获得能源,所以以为雷曼那一脸纠结是在思考答案。

    其实还真不是,雷曼根本没有在纠结怎么回答这位二皇女,他纠结的是……..

    【奈特,那东西真的没问题吧,不会毒死二皇女吧】雷曼一脸纠结的看着二皇女以优雅的姿势放下那个kirakira闪亮的水晶杯,给奈特发了道念波。

    他纠结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哪里是什么水晶杯啊,那分明就是一团利维坦内部的肉乎乎的生物组织塑造成杯子形状,然后奈特在表面附着了一层晶矿提取出来的水晶一样的物质,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皇女拿着的杯子是建筑废料做的…..

    而且那杯子里的东西,虽然甜甜酸酸的味道不错,但是这东西就跟张青孙二娘知道他们卖的包子里并不是臊子肉一样,只有制作的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鬼东西,雷曼是知道那些液体是什么鬼东西。

    那根本就是原生虫族的分裂池中的高浓度营养液改的,没办法啊,利维坦上哪有什么吃喝饮料啊,他再怎么本事大,也没办法突然就给皇女殿下变出一壶普尔再给上一盘叉烧烧肉拼盘吧,他喵的,叉烧没有,利维坦肉要不要啊?!

    【没问题,我已经检查过了,富含氨基酸各种维生素矿物质,剔除了所有的有害成分,不可能对身体产生危害的。】奈特回复给雷曼的消息是信誓旦旦,但是雷曼还是心惊肉跳的看着莎夏喝完以后过了一段时间还没死,这才舒了口气,眉头也舒展开来。

    这个表情变化被莎夏解读为对方已经想好了答案,然后雷曼甩出了答复:

    “皇女冕下,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你们不想把能源或者说技术交给一个可能会用这些技术发动战争的种族手中,所以咱们直奔主题吧,好么?”

    尬。。。

    莎夏感觉她整个人都僵硬在那了,她是没想到对方这么不按照常理出牌,这也实在是直白的优点过分了啊……..

    雷曼倒没觉得怎么样,他知道自己不是刷宫廷心眼儿的那种人,大概属于被放进甄嬛传里活不过第一集的那种,所以他不想跟这位皇女在语言艺术上交锋了,直接来了一发直球。

    好在莎夏也是心志坚定,她很快缓了过来,并且根据雷曼调整了谈话的步调:

    “皇姐确实是这个意思,伊斯坎达尔有能制造出跃迁所需的庞大能源的技术,但是我们希望能够确保伊斯坎达尔的技术不被用在战争中制造杀戮和纷争。”

    “这一点我保证不了,实际上,任何我能碰到的技术,如果可以的话,我都想用在战争上。”雷曼一边用手指敲着奈特变出来的水晶桌,一边眯起眼睛看着对面听到他的话已经开始花容失色的二皇女。

    “您这样说,我们就没有………..”

    “您知道为什么我需要一切可以运用的力量都投入到战争之中去么?”雷曼不咸不淡的打断了莎夏的话。

    “您就说来听听吧。”

    雷曼接下来花了一小段时间向莎夏介绍了埃蒙的威胁,介绍了虫族的威胁,并且粗略的解释了一下埃蒙和虫族压倒性的力量等军事因素,还有克普鲁星区的人类和普罗托斯的分歧等地缘政治因素,以及这些因素导致的未来的战争看上去是如何的没有赢的希望。

    “现在您大致了解了么,我需要,我们需要一切可以动员的,争取的力量,去进行一场可怕的战争,这不是为了侵略,而是为了生存。”雷曼用这样的话做了总结。

    “可是就我听来,你们已经有了很强力的武器技术,至少能够突破跃迁的技术壁垒就是证明自已,如果你之前说的所有势力都能够联合在一起的话,我觉得你们不需要外部的力量,也可以取胜。”莎夏-伊斯坎达尔立刻进行了反击。

    “您说的也是事实,但是我不是一个哲学家,也不是一个外交官,我无法去促成所有人的和解,而且皇女陛下,他们一定会互相和解的,在被敌人杀的血流成河以后,他们会互相理解的,只不过作为一个战士,我的任务是阻止那种血流成河的伤亡出现。”

    “武器始终是武器,战争始终是战争………..”

    “皇女小姐,我不是谈论和平的人,”雷曼轻轻的叹了口气,再次打断了莎夏,“我是保卫和平的人!而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唯一比敌人更可恶的,就是面对敌人却不行动的自己!您明白么?”

    “用同样的战争和暴力么?!”莎夏也被激起了火气,同样针锋相对的反问。

    “是的,用战争和暴力,”雷曼点了点头,直视着莎夏的眼睛,“我们信封的原则是只要别人不来伤害我们,我们一定不会主动发动战争,但是我们也断不会任人宰割,强大招人恐惧,远远好过弱小而招人欺凌!”

    “是啊,你手上有着强大的实力,无论做什么都会被比你弱小的种族错误的解读,所以才要…..”

    “皇女冕下,莎夏,因为有分歧才会有国家的存在,才会有民族的存在,才会有种族的存在,只要这些鸿沟依然存在,纷争之心就会一直存在,我们只能在希望和平的同时保持戒备,我们希望秉承着求同存异的态度和所有的人交流,但是在面临大威胁的时候,你不能希望我们不把能用上的技术用到……”

    “就不能好好的沟通么,和那些………”

    莎夏想说和雷曼描述的敌人去沟通,但是下一秒,她就说不出来了,雷曼幻影一般的出现在莎夏的面前,手掌如刀顶在莎夏的喉咙前面,那瞬间爆发的风吹动着莎夏的长发,雷曼颇有些无奈但是温和的声音从莎夏耳边传来:

    “莎夏,你的敌人是不会聆听你的和平谈判的,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那个敌人已经把刀子放在你的脖子上了啊---我的敌人现在就是这样的,我没法去和他沟通,请你们理解我们,请你理解我,我们不会主动发动对外战争,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保护自己………你能理解我么,莎夏?”

    说完,雷曼收回了掌刀,在面露恐惧和震惊的莎夏-伊斯坎达尔面前缓缓的单膝跪地。

    莎夏-伊斯坎达尔神情复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耳边传来了她皇姐的召唤,她轻轻的叹了口气,向雷曼伸出手:

    “您请起来吧,雷曼大使,您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有着让我敬佩的灵魂,皇姐召唤我了,我会带着您回去,同时呈上我的发现。”

    雷曼点头起身,指挥利维坦重新上浮。

    而此时,在宇宙的间隙之中,观测着雷曼的血鸦战团长也再次陷入了疑惑---对方不像是在撒谎,所以根据他描述的那些敌人,虽然有点像泰伦虫族和混沌,但是又不是,那么如果对方不是他那个宇宙的人的话,他又是怎么对帝国知晓的那么清晰的呢?

    就在这时,战团长感到自己的腿又被敲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发现是绝地大师尤达。

    “跟我来,他们找到了,那个个体的线索。”

    战团长顿时来了精神,撇下监视用的万界之镜,跟着绝地大师就奔着大图书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