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来利免费无弹窗小说娱乐阅读

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错付之不悔不归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拉开序幕
    寒荞微微一笑:“你忘了我最让人生畏的是什么了?”

    连面胡被胡子遮住了大半张脸,看不出表情,但是那双眼睛却是猛地一亮,他一拍自己的手掌,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道:“我的天,我竟把这茬儿给忘了!”

    寒荞脸上的表情越发柔和,但是在听到连面胡的描述后,脸上的柔和表情就有些挂不住了。

    “你藏在阴沟里的索命恶鬼!”

    寒荞:“……”她可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诡异的称号,她可是最擅长暗杀暗夜幽灵来着,凡是被她盯上的组织,除了死,就只能终日生活在随时被杀掉的恐惧当中,下场当真是生不如死的。

    “哦不。”连面胡话出口后,也终于才明白过来他刚才究竟说了什么,连忙摇头摆手道:“那个……你能不能就当没听到?”

    寒荞一脸‘你是智障’的眼神看他。

    “好吧,这个称号是他们在背后给你起的,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起源的,我……我就是偶尔听了那么一耳朵,就问了这个名字的由来,他们都说你像索命的恶鬼,总会从不起眼或者肮脏的角落里冒出来,所以就……起了个这诨号。”

    寒荞嘴角一抽,对上这人的目光有些狐疑,不过很快她便释然了。

    不管外人对她有怎样的误解,只要她身边的人,清楚她的为人就好。

    “不过我觉得他们这个称呼不符合,你是个爱恨分明的人,也可以说你就像一面可以加倍反弹伤害的镜子,别人对你好,你就会对她报以双倍的好,别人对你坏,那你也会双倍还回去,但是他们只看到你这样做的结果,并没有过程,所以他们才会对你有这样的误解。”

    “无所谓。”寒荞摆了摆手,低声道:“你们做好准备,随时等我消息。”

    “你……现在就要出发了吗?”

    “嗯,毕竟对方准备了杀手招等我,我不能拖延太长时间,早一分钟,我就多一分胜算。”

    “在我们眼里,你一直都有胜算。”

    “没有人能一直又胜算,更没有什么强大是一成不变的,我们走在这条路上,要认清事实。”

    连面胡沉默了,良久之后才道:“我等你消息,保重。”

    寒荞微微一笑,用力的拍了拍这人的肩:“别一副给我送葬的表情,安排好你的手下准备接盘,我还等着你们给我做后盾呢。”

    “好。”

    从秘密据点出来,寒荞就融进了夜色当中,她手中一个信号发射器闪着幽暗的光芒,在夜色中都不是很明显。

    赵荞手里拥有一个和这个一模一样的信号接收器,当闪烁的光芒暗去,那么就证明对方已经成功潜入,若灯光变红,那……

    赵荞的目光有些幽暗,她就得独自行动,将人救出后不能有片刻停留,并且还要远离绅士的势力,偷偷将人送走。

    绅士实际意义上,也并不是什么好人,好在她这边还有侦探助力,不然她单枪匹马的,能不能将人带回去还真不好说。

    而他们行动的暗号,就是灯光熄灭。

    昏暗的光晕忽明忽暗,赵荞的心也跟着起起伏伏,直到光晕熄灭,她那颗漂浮不定的心才彻底安稳下来。

    赵荞的嘴角浮起一抹清浅的弧度,笑道:“不愧是你。”

    紧接着,赵荞也开始了行动,她的动作十分矫健敏捷,顺着侦探给出的地图,避开了所有巡逻和监控,影子一样融入的庄园内部。

    这一晚,齐昊睡的相当不安稳,布防图才刚刚到手,但是这里的陷阱却与他所想的有所不同,这些陷阱虽然也够阴毒,但是完全与他得到的那些消息搭不上边儿。

    什么以恶制恶,什么诡异莫测,统统都没有,只是一些阴毒的陷阱,一般人进去铁定九死一生,但他知道,这些陷阱难不倒他们荞儿,虽然他记忆里的荞儿并不擅长这些,但是不知怎么回事,他心里就是这样觉得的。

    寒清远也在看完布防图后陷入了失眠,不,应该说自从他进入这里后,就在没有一刻真正休息过,两人都愣愣的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小昊,你说荞儿什么时候会动手?”寒清远声音十分轻,如果不是因为夜太静,如果不是因为齐昊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根本无法听到这样犹如气音的话语。

    “我不知道,但是侦探的人说就快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有点儿慌。”齐昊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目光落在了那唯一的小窗户上,窗外的夜色很浓,弄到化不开的夜色已经侵染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包括齐昊惶惶不安的心。

    寒清远也坐了起来,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已经失了颜色,分不出你我。

    “我也慌,不知道会不会是今晚?”

    “我想她了。”房间里寂静了良久,才传来齐昊这么一声意味不明的四个字。

    “笃笃笃”

    小窗被敲响,两个人的声音瞬间消失。

    “笃笃笃”又是几声规律的敲击。

    齐昊和寒清远隔着浓重的夜色对看一眼,都有些拿不准外面的人是谁。

    “谁在那儿!”齐昊用稍稍大了一点儿的声音喝问。

    然后小窗的敲击声就消失了,正当齐昊和寒清远都疑惑不解又惶惶不安的时候,房间的门又被敲响了。

    齐昊走到门边,贴着门板道:“谁?”

    “是我。”门外一个好听的女声,让两人死寂的心更加沉入深渊。

    一个声音同时在两人脑海中响起:不是她!

    不过,虽然心中惊涛骇浪,但是齐昊却十分理智的将门打开,目光落在一身干净利落夜行衣的赵荞身上。

    赵荞则一个闪身,就进入了房间,语气里满满都是责备:“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不是商量好由我们来负责营救?”

    “就算你们不放心我,难道还疑心荞不成?她可是那位的亲妹妹,就算再怎么不喜,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

    “她去救人了?”。

    面对赵荞的一通指责,齐昊只给了一个问句。